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婚前试爱

379章 命犯小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婚前试爱379_婚前试爱全文免费阅读_379章命犯小人让十一帮忙再照顾糖果一会,童瞳挂?#35828;?#35805;,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黑烨,“我们现在去医院,乔雅芳已经昏迷快二十天了,医生说没有醒来的可能,可能一辈子都会成为植物人。”

    军区医院是非常严格的,尤其不久之前?#31958;?#38597;芳入院之后,崔斌因为飙车车祸事故,糖果又落水入院,所以军区医院的守备又森严了很多,出入都需要开具证明才行,不过童瞳倒是可?#22253;?#20840;通?#23567;?br />
    “原来没有这么多人那。”站在拐角处,童瞳看了一眼乔雅芳病房门外的四个黑色西装的保镖,?#35789;?#25252;士进去换药,保镖也尽职的检查了护士的身份,这样童瞳想要将黑烨带进病房就困难多了。

    “本来没有保镖的,看来早上我和乔老见过面之后,他就加强了病房的守卫,老狐狸!”童瞳小声嘀咕的,站直了探头探脑的身体,皱着眉头思考着如何将四个保镖引开。

    黑烨看着目光灵活转动的童瞳,清透的眼眸里闪过温暖的笑意,族长给自己的推算中自己命中有一个死劫,黑家的人窥探天际,所以每隔二十年将会出现一个能力最强,但是却活不过二十五的继承人。

    黑烨在十八岁成年之后,玄学能力越来?#35282;浚?#32780;原本黑烨的多福多寿命格也随着能力的加强而产生了变化,二十五岁这一年命带死劫,无法化解。

    而终于在上个月,族长不惜耗损自己的生命窥探天机给黑烨?#26893;?#20102;?#22238;裕?#32780;卦象的结果让所有人都诧异了,唯一能化解黑烨死劫的人竟然也是家族之中,和黑烨有血?#20498;?#31995;,算起来算是黑烨的堂妹,可是这个不曾谋面,不知道遗落在?#35009;?#22320;方的堂妹却早该在一年之前就死亡了。

    黑家命脉单薄,而二十三年前,一个女婴的出世原本该是喜庆之事,可是此女?#35789;?#22825;煞孤星之命,克父?#22235;福?#19968;生悲苦,命绝于二十二岁,女婴的出生便克死了母亲,也就是黑烨的二婶,女婴是从亡故母亲的腹中剖腹取出,正是民间说的遗腹子,带着煞气。

    当时黑烨的二叔因为妻子的死亡痛恨出生的女婴,尤其是此女乃是天煞孤星之命,黑家也因此蒙上了一层阴霾的阴影,但是黑家人都明白女婴的命格也是因为黑家人这么多年来窥探天机而造成的,所以?#35789;?#22899;婴命格是天煞孤星的命格,但是族长也准备将女婴放在家族里抚养长大,这是黑家对这个呱呱落地,却注定孤苦一生,在青春年华就早逝的小女婴的亏欠。

    可是谁?#35009;?#26377;想到等黑烨的二婶下葬之后,黑烨的二叔竟然连夜将没?#26032;?#26376;的女婴带出了隐世的家族,然后遗弃在外,族长震怒,将黑烨的二叔也逐出了家族,从此之后,黑烨二叔一脉从黑家?#20384;耄?#30452;到黑烨再次遇到童瞳,结?#35835;?#36825;个无缘见面的堂妹。

    命数虽然天定,但是也有着莫大的变化,古话说天作孽,尤可活,人作孽,不可活。一个人如果为非作歹,亏损阴德,那么他命中原本的福气也会因此消亡,从此多灾多难,?#29616;?#30340;甚至有血光之灾,横?#20048;?#38590;。

    黑烨第一眼看到童瞳之后几乎不敢相信,童瞳身上不但看不到天煞孤星命格所产生的戾气阴气,反而是一个难得的多福多运之人,?#21152;?#28165;秀,目光透彻,不但自己命格极好,还?#22411;?#22827;之相,福泽甚至能感染身边之人,让?#25417;?#20043;人也遇难呈祥,逢凶化吉。

    黑烨强行推算出了童瞳的所在地,而强行窥破天机的?#35789;?#23601;是血光之灾,而在金店店铺之前被风水镜的玻璃划伤了?#24120;?#36825;已经是最轻的血光之灾,让黑烨都不得不感叹童瞳身上福泽深厚,否则自己这一劫只怕要?#29616;?#24456;多,至少会伤筋动骨。

    “小瞳,你在这里做?#35009;矗俊迸费?#26126;刚巡房回来,下楼就看见童瞳站在拐角处,不知道在想些?#35009;矗?#36523;边还站着一个?#36153;?#26126;不认识的年轻男人,在?#26412;?#36825;样的地方穿唐装的人也有很多,但是一般都是上年纪的男人,而黑烨却很年轻,五官俊秀,?#21152;?#20043;间给人一种出尘的淡泊之感,今天是一身蓝色的长衫,看起来古意优雅。

    “?#36153;?#21460;叔?#20426;?#31461;瞳眼睛一亮,立刻跑到了?#36153;?#26126;身边,眼珠滴溜溜的转动着,只怕已经想到了?#35009;春?#20027;意,“?#36153;?#21460;叔,我想要去看看乔雅芳,你给我帮帮忙。”

    知道童瞳的心地善良,虽然乔雅芳出事和童瞳没有关系,但是童瞳一直还有些愧疚,所以童瞳来看乔雅芳,?#36153;?#26126;也能理解,只是不解的看着依旧站在一旁的黑烨,“这是谁?#20426;?#31461;瞳的朋友就那么几个,?#36153;?#37117;认识。

    “?#36153;?#21460;叔,一会我再和你说。”童瞳谄媚的笑着,撒娇的拉着?#36153;?#26126;的胳?#19981;?#21160;着,甚至还撒出了诱饵,“今天晚上我和爸来四合院,?#36153;?#21460;叔你?#19981;?#21507;?#35009;矗?#19968;会我去买。”

    童瞳做事还是很有分寸的,再加上她的身手,?#36153;?#26126;见童瞳没有说也就不追问了,倒是认真的想着晚上吃?#35009;矗?#19968;边说一边向着楼上走了过去,?#38498;?#37324;开始想着晚上的晚餐,“白菜炖鱼丸,再来个土豆焖牛肉,豌豆肉汤,糖?#23376;悖?#20854;余的随便了。”

    “?#36153;?#21460;叔,荤素搭配。”额头上黑下三条线,童瞳对?#36153;?#26126;是医生,却偏爱肉食的爱好很是无奈,童啸为此也曾努力的将素菜做的色香味俱全,想要改变?#36153;?#26126;的口味,吃的营养一点健康一点,但是?#36153;?#26126;依旧是无肉不欢。

    “我都吃了?#30473;?#22825;的素菜了。”?#36153;?#26126;不满的嘀咕一声,这几天童啸忙的都旋了,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更不用说来四合院给自己加餐做饭。

    而外面的菜都是地沟油?#35009;?#30340;,?#35789;?#27833;是合格的,但是酒店饭店的菜为了口味更好,色泽更好看,?#22836;?#30340;很多,味道重,吃多了对身体真不好,所以?#36153;?#26126;只能自己弄点?#39029;?#33756;吃,而他的厨艺基本就是将菜给弄熟了,反正蔬菜加点水加上油?#25105;?#26159;可以吃的,但是肉类如果不会烧会非常难吃,所以?#36153;?#26126;差不多接连吃了一个星期的水煮素菜,这会能?#32536;?#22909;的,自然不会放过。

    难怪糖果很?#19981;杜费?#21460;叔,果真是有?#39184;?#29233;好的!都是吃货,童瞳瞄了一眼不满抱怨的?#36153;?#26126;,摸摸鼻子不说话了,反正有爸爸监督着,?#36153;?#21460;叔每个星期都会去?#22303;读?#27425;,身体一直很健康。

    黑烨看着表情丰富的童瞳,那精致的面容之上笑意盎然,眼神明亮而灵动,和天煞孤星的命格根本没有一点相符合,黑烨都有些好奇究?#39038;?#26366;经遇到了?#35009;矗?#32463;历了?#35009;矗?#21629;运竟然有着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难怪命格之中曾有涅槃重生的大转机,看来果真如此。

    ?#36153;?#26126;从办公室拿了两件白大褂给童瞳和黑烨,自己也?#39029;?#20102;乔雅芳的病例,这才带着身后伪装的两个人向着乔雅芳的病房方向走了过去,乔老虽然和?#33459;?#21183;不两立,不死不休,但是却也相信?#36153;?#26126;的医术。

    在脑科方面?#36153;?#26126;可是全国最权威的医师,在国际也是享有盛誉,?#36153;?#26126;的医德乔老还是很放心的,所以完全不担心?#36153;?#26126;会因为乔家和?#33459;医欢瘢?#32780;对乔雅芳暗中动?#35009;词?#33050;。

    “?#36153;?#21307;生,这两位是?#20426;?#20026;首的一个保镖抬手将?#36153;?#26126;和童瞳、黑烨挡了?#21525;矗?#38160;利的目光盯着童瞳和和黑烨,?#36153;?#26126;?#20052;?#38597;芳的主?#25105;?#29983;,所以基本每天都会过来一两趟,身边一般跟着的多是护士长,但是突然带着两个陌生人过来,保镖想到了乔老?#20384;?#30340;命令,立刻尽职的将童瞳和黑烨给拦了?#21525;礎?br />
    乔老早上和童瞳不欢而散之后,就想到了崔斌和自己提出婚约是在医院里,童瞳是不可能知道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童瞳当时也在医院里,在一旁偷听,乔老立刻派了四个人过来,严禁除了医生护?#24656;?#22806;的人来看乔雅芳,唯恐童瞳会做出?#35009;?#20107;情来。

    “这是我实验室的两个研究生,今天过来一起做个临床检查。”?#36153;?#26126;开口,他在军区医院有一个专属的实验室,基本所有人都知道,里面带的也都是医学院的研究生,研究临床的药物和一些病理学的东西。

    “抱?#31119;费?#21307;生,乔老先生吩咐了其他人都禁止入内。”保镖看了看童瞳,感觉很像是医学院的研究生,但?#20052;?#32769;下的是死命令,所以?#35789;?#26159;真的,保镖也不可能将其他人放进去。

    “我带的研究生都不能进去?#20426;迸费?#26126;表情终于有些的愤怒,语调也提高了一些,质问的目光看向开口的保镖。

    “我可以请示乔老先生,?#36153;?#21307;生请?#32536;取?#20026;首的保镖自然知道?#36153;?#26126;的身份,军区医院的主?#25105;?#24072;也是有军衔的,更何况?#36153;?#26126;?#25925;乔?#38597;芳的主?#25105;?#29983;,保镖自然不敢真的得罪,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却被?#36153;?#26126;?#40763;?#22320;打断了。

    “不用了!”?#36153;?#26126;?#31449;?#36824;是有点做贼?#30007;?#30340;,一听保镖要请示乔老,?#36153;?#26126;就有点?#35805;玻?#32467;果这表情自然逃不过几个专业的保镖。

    “后退!”童瞳无奈的开口,快速的将?#36153;?#26126;拉到了一旁,动作迅速的?#36855;?#20102;最近的一个保镖,离?#36855;?#30340;三个保镖一看立刻就动?#32622;土?#30340;攻了过来。

    黑烨一看三个魁梧的男人围攻童瞳一个,原本淡雅出尘的表情迅速的变了,刚要上前帮忙却被?#36153;?#26126;给拦了?#21525;矗词?#40657;烨自己并没有身手,但是他也是个男人,至少能挡下一个保镖,不可能让童瞳一个人去面对三个大男人。

    “不用过去,小瞳自己能解决。”?#36153;?#26126;对黑烨的印象又好了几分,这个陌生的男人至少会担心小瞳,看来应该是小瞳的朋友,不过看起来走有点古怪的感觉。

    被拦下的黑烨一怔,却见童瞳动作异常的凌厉,带着行云流水般的畅快,拳来脚往之下,余下的三个保镖只有防守的份,而一?#31181;?#19981;到的时间,童瞳已经成功的将三个保镖也给?#36855;?#20102;过去。

    “帮忙给拉进病房里。”童瞳抬起头看着站在一旁的?#36153;?#26126;和黑烨,自己打开了病房的门,然后一手拉着一个保镖的衣领,两个一百多斤重的男人直接被童瞳给拖了进去。

    ?#36153;?#26126;和黑烨终于不淡定的抽搐了一下嘴角,?#24598;?#36215;地上被打晕过去的男人向着病房里拖了过去,但是比起童瞳的轻松自如,?#36153;?#26126;和黑烨差不多算是手无?#32771;?#20043;力,两个人幸好是用拖的,否则根本没有办法将昏厥的保镖给弄进来。

    “早知道直接动手了。”童瞳将身上伪装的白大褂给脱了?#21525;矗?#30475;了看病床上的乔雅芳,肤色?#22253;?#30528;,瘦了很多,口鼻处戴着呼吸器,童瞳表情也黯淡了几分,回头看向黑烨,“你帮忙看看她还能不能醒?#20426;?br />
    黑烨点了点头走上前来,仔细的观看着乔雅芳的面相,一旁?#36153;?#26126;疑惑的看着童瞳,“这是你以前认识的医生?#20426;?br />
    ?#36153;?#26126;知道童瞳一直对乔雅?#21152;行?#24871;疚,只当是她找来的医生,毕竟童瞳也是从国安部出来的,外面认识不少人,所以?#36153;?#26126;一点没有感觉?#24187;?#29359;了,如果这个年轻男人真的是个医术高明的脑科医生,?#36153;?#26126;也想要和对方探讨一下一些学术上的问题,只是有些奇怪黑烨都没有看病历,?#35009;?#26377;看一?#28798;?#30103;仪器上的数据,反而盯着乔雅芳的脸看,还握起了她的手,难道是中?#21073;?br />
    可是中医诊脉至少是要将手搭在手腕脉搏处吧,?#36153;?#26126;脸上表情闪过错?#25285;?#20026;?#35009;?#20182;感觉这个年轻人不是在诊脉,而是在看掌心的纹路。

    “不是,黑烨是算命的大师。”童瞳蛮认真的开口,也不知道黑烨能不能推算出乔雅芳的命格,如果乔雅芳命不该死,说不定?#35009;词?#20505;就能醒过来了,那么乔老或许?#35009;?#26377;这么疯狂的要报仇了。

    “算命的?#20426;迸费?#26126;目瞪口呆的看着童瞳,难怪他感觉黑烨那是在?#35789;?#19978;的纹路,原?#35789;?#31639;命的!可是……?#36153;?#26126;表情很是扭曲的看着童瞳,着实有点被童瞳给打败了,叹息一声的开口,“小瞳,这不科学!”

    “?#36153;?#21460;叔,你看看我。”童瞳点了点头,小?#31181;?#30528;自己,重生?#35009;?#30340;果真是不科学的,如果被外界知道了,童瞳感觉自己肯定要被拉到研究室里?#36824;植?#22763;解剖了。

    ?#36153;?#26126;一口气呛在了喉咙里,?#21069;。?#23567;瞳都能死而复生,一两个算命的来看病说不定也有效果的,只是对于一个唯物主义者的医生而言,算命的大师对?#36153;?#26126;而?#38405;?#23601;是骗钱的,虽然黑烨看起来倒不像是骗钱的。

    黑烨看着昏睡的乔雅芳,额头饱满,眉毛细而长,不杂乱,该是福气之人,眉骨中间?#26434;型?#36215;,也验证了?#36824;?#20043;相,只是鼻梁处扁?#21073;?#26159;相学之中的“夫宫陷?#20445;?#20063;就是克夫的一种,但是并不?#29616;兀?#22522;本而言只会让?#29022;?#25955;财消灾而已,乔雅芳?#35789;?#26127;睡着,依旧不减她的美丽,面相柔和。

    ?#20843;?#21457;生了?#35009;?#24847;外?#20811;?#30340;命格之中并没有这个劫难。”黑烨疑惑的询?#39318;?#31461;瞳,虽然说每个人命格里的灾难和福气都是注定的,也会因为人的生活轨迹不同而有细微的改变,但是基本而言万变不离其宗,在黑烨看来童瞳的命格是一个特列,乔雅芳的命格也有些的奇怪,乔雅芳自幼该是享受福禄,一生无忧,只是有些克夫,婚?#38718;?#19981;幸福,但?#21069;?#29702;说也该是健健康康直到寿终。

    ?#36153;?#26126;这会也诧异了,听黑烨的话乔雅芳命中不该有这一劫,童瞳于是将在度假山庄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如果不?#20052;?#33402;丧心病狂的将糖果丢到了冰冷的水塘里,童瞳为了救糖果就丢下了溺水的乔雅芳,这才导致乔雅芳出事了。

    “难怪如此,她的命格是被她的女儿所影响,这位女士面相之中虽然有些克夫,但是并不?#29616;兀?#22914;此推断,她女儿的命格很?#29627;?#24433;响到了父母。”黑烨明白的点了点头,“不用担心,这位女士命格很好,会醒过来的。”

    童瞳一听,终于松了一口气,眼睛熠熠着亮光瞅着黑烨,“那个?#35009;词?#20505;能醒,有个确定的日期吗?#20426;北?#31455;一年两年会醒,十年二十年也会醒,如果秦清没有出事,童瞳倒是不这么?#40763;校?#20294;是如今秦清出事了,童瞳自然想要有个?#38750;?#30340;时间,也好用来说服乔老。

    “玄学虽然可以预知祸福,但是并不是绝对的,如同乔女士原本命不该如此,但是被自己的女儿影响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在一年里清醒,但是如果她的家人做?#35009;?#20107;亏损了阴德,也会报应到乔女士的身上,间接的影响到她的命理。”黑烨被童瞳这?#40763;?#30340;表情弄的笑了起来,命理玄学中因果关系也都是无时无刻不再变化着,他只能推测到一个大概出来,如果想要详细的论断,那就会耗损自己的生命。

    “所以乔老如果放过秦清,说不定乔雅芳还能早一点醒过来。”童瞳只感觉自己遇到黑烨真的太好了,恨不能立刻就将乔老给拉过来,让黑烨给?#23828;?#30127;狂的乔老洗洗脑,放弃将秦清置于死地的想法。

    四个保镖童瞳打晕他们的力度并不重,所以这会四个人也醒了过来,眼神戒备的挡到了病床前,警惕的看着童瞳,一个人快速的打电话通知了乔老。

    “不用着?#20445;?#20320;慢慢说,我不会再动手的。”童瞳这会正等着乔老过来呢,所以笑眯眯的对着语调急促的保镖开口,“将话说清楚,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黑烨神色淡定的站在一旁,只是目光里有着淡淡的笑意,?#36153;?#26126;这会也有些的好奇了,虽然说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些算命卜卦?#35009;?#30340;,但是黑烨说的很在理,而且黑烨给人感觉很不同,一袭长衫,有种世外高人的淡泊,倒不像是那些为了?#33162;?#20449;口雌黄的骗子。

    乔老接到电?#29240;?#21518;立刻火?#34987;?#29134;的?#31995;?#20102;军区医院,?#25104;?#38452;冷的骇人,挥挥手让四个保镖出去了,这才看了看童瞳和?#36153;?#26126;,目光最后定格在黑烨身上,“他是谁?#20426;?br />
    “乔老,黑烨说了?#21069;?#23016;最多一年里会醒。”童瞳刚一开口,乔老脸上原本冰冷狰狞的表情陡然一变,转为了震惊之后的狂喜,表情激动的看着只能靠呼吸器才能呼吸的乔雅芳。

    “不知道黑先生是如何判断出来的?#20426;?#20052;老声音有几?#26893;?#25238;,只是情绪来的很快,平复的也很快,不愧是?#25506;?#30340;强者,此刻看向黑烨的眼神到没有了?#35009;?#24576;疑,而是多了一份的感激,乔?#29616;站?#32769;了,乔艺死亡之后,乔雅芳就?#20052;?#32769;最后的依靠,如今听到这个消息,乔老的喜?#27599;上?#32780;知,?#35789;?#20182;面上并没有表露出多少来。

    “黑烨是算命大师。”童瞳语调轻快了很多,因为秦清的事情,童瞳这几天和?#38155;?#28814;一样吃不好,睡不好,心里都总是有一桩事压着。

    “算命大师?#20426;?#20052;老呆愣愣的重复着,估计是童瞳的答案太过于惊悚,所以乔老一时之间没有?#20174;?#36807;来,虽然说黑烨看起来很年轻,不像是医术高明的医生,?#36153;?#26126;已经被誉为医学界的圣手,但是也是四十多岁了,可是童瞳是国安不出来的,乔?#29616;?#24403;童瞳认识不少能人,再加上黑烨看起来倒真的像是古老隐世家族的人,但是算命大师四个字彻?#25417;?#20052;老的希望残忍的打碎了。

    “你们给我立刻滚出去!”乔老暴怒的咆哮着,完全忘记了这里还是医院的病房,并不能大声的喧哗,突然给了希望,却又将希望残忍的打破,乔老的怒火蒸腾的在眼中炽热的燃烧起来,一只?#26893;?#25238;的指着门口,大声的怒吼着,“都给我滚,滚出去!”

    “我……”童瞳刚要开口,没有想到乔老会这么生气,但是却被黑烨给拦了?#21525;矗?#40657;烨对人性更为精通,也知道在很多人看来算命根本就是迷信,是无稽之谈。

    “滚出去……咳?#21462;?#20052;?#19979;?#26159;皱纹的脸因为愤怒而胀的通红,身体颤抖着,可是突然感觉呼吸困难,一手用力的拍打着胸口,表情越来越不对,身体摇摇?#20301;?#30340;,砰的一声直?#23588;?#22312;?#35828;?#19978;昏了过去。

    童瞳错愕的看着昏?#35797;?#22320;上的乔老,扭头看了看?#36153;?#26126;和黑烨,小脸上露出极其无辜的表情,?#24551;?#30340;开口,“这和我没有关系吧?#20426;?br />
    ?#36153;?#26126;快速的上前给乔老检查着,还好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情绪波动太大导致的供氧不足而昏厥,乔老年纪毕竟大了,这些天又接二连三的经历了女儿溺水昏迷成为植物人,乔?#29031;?#20010;孙女的死亡,所以又被童瞳这么一气,直接昏死了过去。

    医院对乔老进行了救?#20445;?#31461;瞳蔫蔫的站在走廊里?#21364;?#30528;最后的检查结果,忽然想起了乔家老太,童瞳表情一变,“?#36153;?#21460;叔,我和黑烨先走了。”否则再将乔家老太给气的昏死过去那就麻烦了。

    ?#29677;牛?#20052;老没有?#35009;?#20107;,你不用担心。”?#36153;?#26126;点了点头,也担心乔老一会好不容易醒过来,看到童瞳之后又被气晕过去,所以有?#35009;?#20107;还等乔老情绪平定之后再说吧。

    耷拉着小脑袋,童瞳有气无力的迈动着步子,蔫蔫的开口道,“明明是好事,是转机,为?#35009;?#23601;变成这样了?啊……黑烨,快过来,那就?#20052;?#32769;太!”

    如临大敌着,童瞳快速的拉住了黑烨,一个闪身,两人躲到了一旁的柱子后面,乔老太在?#24742;?#20070;的陪同之下,撅着小脚快速的向着住院部这边走了过来。

    “我和你说乔老太可比乔老更麻?#24120;?#36825;会如果看到我了,估计都能将我给生吞活剥掉。”童瞳看着终于安全躲过了乔老太,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虚汗,真的好险,乔老太如果再出了?#35009;?#20107;,估计乔家人就不是恨秦清了,连自己都会给恨上,虽然这会已经恨上了。

    乔老太头发已经花白,脸上带着皱纹,没有普通老人家的慈和,眼睛微?#20445;?#22068;角扁扁的,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个老人家脾气不好。

    “那个老人面相尖酸刻薄,脾气暴躁?#30528;成?#30053;带?#22253;祝?#23569;了红润,是因为经常会生气发怒,脑部会充血,导致面部缺血的肤色?#22253;祝?#30524;角微?#20445;?#26159;因为习惯用眼角看人,带着骄傲和蔑视,长此以往,眼角就斜了。”黑烨淡淡的开口,?#35009;?#30333;童瞳为?#35009;?#20250;避开乔老太,这样一个老人很有可能真的被气出病来,更何况乔老太身体原本就不好。

    “那嘴边扁薄呢?#20426;?#31461;瞳这会已经用无比崇拜的眼神看向黑烨了,乔老太的性格被黑烨给说的入木三分,只凭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童瞳感觉黑烨果真不是?#35009;?#27743;湖神棍,而是有真凭实学的。

    “薄唇者无情,是因为常年习惯抿着唇造成的,因为自我感觉高人一等,不?#24049;推?#20182;人说话,这也导致嘴唇薄,而这样的人往往性格淡漠无情,而乔老太的嘴型不但薄还有一点点的尖,这是因为她习惯说尖酸刻薄的话,语速过快,嘴型变成这样。”而童瞳的面相却正好相反,她眉目清秀,眼中染笑,看起来平和,黑烨笑了笑,将手机拿了出来,“如果你有事找我,打我电话就可以了。”

    童瞳原本是准备将黑烨带过去给?#38155;?#28814;看看面相的,但是想到?#38155;?#28814;是绝对不相信这个的,因此也就作罢,和黑烨互留了手机?#24597;耄?#33258;己过去顾?#21307;?#31958;果了。

    黑烨和童瞳分开之后,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比人跟踪了,甚至还被拍了照片,随后崔斌就派人调查黑烨,随后却惊诧的发现黑烨身上查不出?#35009;矗?#21482;是一个算命的人,和童瞳和?#38155;?#28814;他们过去并没有任何的联系,崔斌也因此没有多在意,只当童瞳是病急乱投?#21073;?#36830;算命先生都找到了,毕竟在崔斌看来童瞳再聪明,但是也是个女人,女人总?#19981;?#36825;些玄玄叨叨的东西。

    ——分隔线——

    关曜因为秦清的案子要避嫌,所以他干脆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到过年之后再去刑侦处上班,而童瞳将糖果从顾家带出来之后,刚好接到了关曜的电话,关曜想要问?#26159;?#28165;的情况,关曜有些自责自己不能护住秦清,整个人也?#32536;?#26377;些?#27424;稀?br />
    “你不用担心,秦清还好,也和律师配合着。”看着原本总是儒雅温和的关曜,此刻却如同出鞘的利剑,锋芒?#19979;叮?#38500;去了眼镜的眼镜?#20102;?#30528;寒芒,只是?#21152;?#37324;却带着几分的倦累,童瞳不由出声安抚着关曜,自己和?#38155;?#28814;都感觉到压力很大,更不用说关曜了。

    “这就好。”关曜揉了揉眉心,他没有想到爷爷竟然如?#35828;?#29408;心绝情,真的对秦清的事情不闻不顾,甚至还放出风声说秦清和关家没有任何的关系,关曜虽然不从政,但是他也知道在乔老疯狂的行动之后,?#38155;?#28814;面临着多少压力,也因此,关曜更加痛恨自己的无能。

    “关曜,帮我抱着糖果,我给她喂奶。”童瞳对着糖果眨了眨眼睛,然后将不情愿的糖果放到了关曜的怀抱里,连顾凛墨那种淡漠性子的男人都能被糖果给气的表情丰富,童瞳相信糖果也能让关?#33258;菔辈?#35201;去想秦清的事情,让自己放松一下。

    糖果虽然不愿意让其他人抱着,但是似乎也听明白了童瞳的话,乖巧的让关曜抱着,对着关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属于孩子的纯真笑脸可以让人忘记任何的烦?#29275;?#32780;童瞳也拿了奶瓶在一旁给糖果喂奶。

    ?#26412;?#25919;坛这段时间是风云变幻莫测,再加上即将而来的换届选举,于是人人都自危着,小心翼翼的说话做事,唯恐在这样敏感的时期出了?#35009;?#28431;子,那一辈子的努力都毁于一旦了。

    吴海在新加波也是大家族,吴海生性冷血暴戾,可以说是一个唯利是图的黑心商人,早年依仗着自己冷血手?#21361;?#36186;了不少黑?#37027;?#29983;意也是逐步扩大,但是如今吴海却有些举步维艰,所以他就想到了将生意转移到中国来,而何美云立刻就想到了关家,关家可是南京军区一把手,在?#26412;?#24517;定也有着强大的势力。

    在中国经商那就是官商合作,有了政界的?#21487;剑?#37027;么不管是相关的?#20013;?#36824;是到银行贷款,?#35009;?#37117;会非常方便,可是如果没有了后台,那么不管你的企业集团有多么雄厚的势力,在中国?#25506;?#24819;要立足就非常的困难了。

    “黑大师,你说我们的商机在中国,可是为?#35009;?#29616;在我们?#35789;?#22788;处碰壁,事事都不?#25215;摹!?#21556;海有点瘦,五十多岁,肤色偏黑,一双鹰勾眼,看人的时候总给人一?#30452;?#25150;嗜血的森冷感觉。

    一旁作陪的是何美云和吴波,何美云虽然早年曾在上海生活,那个时候的何家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只是后来何家移民到国外,何家二老死亡之后,和国内的关系都断了,何美云现在回来根本联系不到任何的关系,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关家。

    只是当年何美云和关天朗双双另寻属于自己的生活,将关曜一个孩子抛下,让关家众人对这对夫妻很是反感,关天朗身上?#31449;?#27969;?#39318;?#20851;家的血?#28023;?#25152;以不管怎么说也是关家人,但是何美云就不同了,她和关天?#19990;?#23130;之后,就和关家没有任何关系了,如今想要?#20351;?#31995;?#25417;?#20046;是根本不可能的。

    吴波依旧是个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二世祖,这个纨绔少爷斜眼看着正推算的黑大师,心里头满是不屑和鄙夷,现在都?#35009;?#24180;代了,竟?#25442;?#26377;人相信算命大师,而据吴波知晓这个黑大师在新加波还真是被很多人?#25918;酰?#19968;出手最低就是十万的价格,不过是个江湖骗子而已。

    被称为黑大师的男人也是年近五十岁,一身黑色的长衫,很?#20052;?#30246;,五官?#39038;?#20426;朗,只是比起黑烨来,在气质上少了那份淡雅出尘,多了世俗玷染的俗气,戾气外露,冷煞逼人。

    “你这是不相信我的话了?#20426;?#40657;夙云语调冰冷了?#21525;矗?#20912;冷着眼神不满的看着?#27425;首?#24049;的吴海,冷声一哼,“我说过你该往中国来,自然不会有偏差,如今你事事不?#24120;?#37027;是因为命中犯了小人,小人挡道,所?#38405;?#25165;连连碰壁。”

    “不知道黑大师有没有破解的办法?#20426;?#21556;海也是性子暴戾凶狠之人,但是黑夙云在新加坡可是非常有名的风水大师,不要说?#25506;?#20043;人,就算是很多政界的大佬也都聘请黑夙云看风水,对他很是推崇,一般人?#35789;?#25343;了钱都不一定能请到人。

    吴海也是生意越来越差,运气越来越?#25285;?#32463;人提醒之后,重金求到了黑夙云面前,而经过黑夙云的指点之后,生意好了一些,但是?#31449;?#26159;伤了根本,想要在新加波?#25506;?#31435;足已经很难了,后起的几个新公司势?#38750;?#21170;,吴海根本挡不住,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将公司转移到?#26412;?#26469;,而黑夙云也说过吴海的财运之地正是?#26412;?br />
    “这个小人很?#29627;?#38459;挡了你的财气和运气,要想化解可不容易。”黑夙云推算了片刻之后,眼神倏地沉重起来,自己竟然推算不出这个小人到底是?#35009;?#26469;路,这让黑夙云心里头一惊,?#35805;?#30340;感觉涌上心头。

    一般而言卜算者很难推断自己的命格和运气,甚至和自己有密切关系的家人朋友也是有些难推断,因为他们的一切都受到了自己的影响,而此时黑夙?#21697;?#29616;自己竟然推算不出这个小人的来历,这一种可能是此人命格奇特,超出自己能推算的范围,另一种可能是和自己有莫大的关系。

    黑夙云不?#19978;?#36215;一年前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命格发生了变化,但是俗话说医者不自?#21073;?#40657;夙云?#35009;?#26377;办法推算自己身上到?#36861;?#29983;了?#35009;?#20107;,为?#35009;?#21629;格会改变,难道这个小人和自己也有关系?黑夙云冷着脸?#20102;?#30528;,吴家一家三口谁也不敢打扰他。

    敲门声响起,窦财带着窦婷推开门,看到黑夙云不由的连连拱手,表情很是恭敬,“黑大师,许久不曾见面了。”

    窦财正是黑夙云的忠实崇拜者,每一次公司有重大决定之前,窦财都不惜花重金询问黑夙云,和吴海越来越艰难的处境不同,窦财的财运是挡都挡不住,生意越做越兴隆,对黑夙云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真的比孝敬自己的爹娘老子都要孝敬黑夙云一些,因此知道黑夙云来了?#26412;?#20043;后,立刻就带着窦婷前来拜见。

    窦财和吴海都是新加波?#25506;?#30340;商人,抬头不见低?#33459;?#20197;前关系虽然不怎么好,但是?#31449;?#20063;算是熟悉,所以两个人也寒暄了一番。

    “黑大师,我原本一切都挺顺利,可是偏偏最后一关卡在了环保上。”窦财说起这个也是头痛不已,?#38155;?#28814;这个市长根本就是软硬不吃,环保不过关,相关的?#20013;?#26681;本批不?#21525;矗?#31398;财急的嘴巴上都撩起了水泡了,这会看到黑夙云就如同看到了救星而已。

    “黑大师,这个就是?#38155;?#28814;,如今?#26412;?#24066;副市长,相传不久就要胜?#20266;本?#24066;市长。”窦财拿出手机,从网页上调出了?#38155;?#28814;主持一次市府会议的视?#36947;矗?#32780;里面正是?#38155;?#28814;的?#24120;?#25293;的很正,像素也很好,所以?#38155;?#28814;的脸非常的清晰。

    婚前试爱379_婚前试爱全文免费阅读_379章命犯小人更新完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20445;?#23558;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
排列三走势图表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 欧洲快乐时时彩 体育彩票走势图怎么 3d千禧试机号关注金码近10期 必发指数爱彩 3d预测9188彩票网 围棋棋盘 体彩7星彩中五个号多少钱 体育彩票走势图表大全 竞彩篮球胜分差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 3d打印材料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