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第3章 玉溪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火车一路停停靠靠,将近二十四小时的折腾后,终于是进站昆明,也是最后一站。

    其实这么长的路飞机是更好的选择,只是自从父母之事后,飞机成了许广陵的禁忌,并非是怕如父母一般失事,事实上那样的?#24597;?#26497;小极小,如果还有相同的事发生在许广陵身上,那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一种叫做“既定命运”的东西了。

    许广陵只是单纯地抗拒,因为那?#23835;?#20182;不可扼止地陷入怀念和伤?#23567;?br />
    在火车站外汇合后,三人坐着大傻的大切诺基取道玉溪。

    玉溪是紧邻昆明边上的一个市区,只是和昆明这个全国知名的地方比起来,它就有点小家碧玉了,知者不多,或许抽烟的人对这两个?#21482;?#27604;较熟悉些?因为不论玉溪还是红塔山都源自这里。

    ?#36824;?#35768;广陵三人都不抽烟。

    许广陵烟酒不沾,啤酒只限一瓶,倒也颇符合其“酒薄不堪饮”的网名,大傻嗜好啤酒,日饮五七支是等闲事,佳公子虽名为佳公子,其实是个酒鬼,此君随身常备200ml装白酒若干。

    傍晚六点从昆明火车站起?#21073;?#19981;到七点,便已经到了玉溪。由此可见,之前大傻提起抚仙湖时称自己是本地人,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36824;?#25242;仙湖并不在市区,而是在底下的cj县具体地说,是在澄江、江川等几个县之间。

    玉溪的市区是一个宁静的小城,范围不大,从这?#36820;?#37027;头也花不了多少时间,而这个城市给许广陵的第一印象便是干净。

    如果走的地方多了,属于一个地方的气质是能?#24187;?#26174;感觉到的。只是在市区逛了几圈,宽敞、干净、安宁、舒?#23454;?#35789;语便涌上了许广陵的心头,也让他还没下车,便有点?#19981;?#19978;了这个城?#23567;?br />
    这对于许广陵来说,其实是相当罕见的。

    未必是这个地方有多好,只能说,可能是和他很投缘,很契合,就像他和随行的大傻佳公子两人成为朋友一样,其实他们之间相知并不多,但就是一见钟情了,当然,不是搞基。

    对这个城市,许广陵差不多也是一见钟情。

    走过地方多的人会有一个通病,就是往往会以?#26412;?#34892;事,而事实证明,这种?#26412;?#35768;多时候是颇为?#31185;?#30340;。此时,?#26412;?#23601;在告诉许广陵,这个地方不错,他?#19981;丁?#20063;因此,才只是刚来,他就有在这里待一?#38382;?#38388;的想法了。

    后来许广陵才知道,玉溪人向?#20174;小?#23478;乡宝”的说法,也就是以家乡为宝,家乡处处都好,而与此同时么,就是外地哪里都不好,再好的地方待着也别扭。

    不如回家。

    这当然是好坏参半的事,当然,这里不提。

    时间已经不早,找了个酒店住下,晚上,三人出来在街边随便找了个烧烤摊消磨时间。

    羊肉串什么的是不点的,原因不必多说。事实上除了qh内?#20667;?#26377;限几地之外,许广陵已经很少在别的地方点羊肉串,真假?#20063;?#35828;,就算是真的,多半也不是那味。

    就算店家良心,用料正宗,烤工过得去,吃到嘴里多半也是味同嚼蜡。

    别的就不说了,仅是孜然,就不一样。曾经就有一个大师傅告诉许广陵:?#30333;?#28982;,我只用那里的(?#36710;兀?#20854;它地方产的,都不周正。”

    当然,在这种路边小摊讲什么周正和美味,那?#30475;?#26159;天方夜谭,脑子进水了。别说周正和美?#35835;耍?#23601;连最基本的卫生一关都过不去,就以这个烤烤摊来说,那?#20572;?#19968;看就是劣质的,许广陵甚至都可以基本判断出其价格来,而那价格,是会令许多不知情者惊叹的。

    ?#36824;?#35768;广陵三人都不在乎这一点。

    跑的地方多了,吃亏上当是难免的事。再烂的东西他们都吃过,这又算得了什么?

    而此时,在这个烧烤摊,也不是为了吃烧烤,就是前面说的,消磨时间而已,所以三人点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倒是啤酒,直接就搬了一箱过来,其中大部分,大傻负责,小部分,佳公子负责,许广陵则负责其中一瓶。

    问了摊主,价格?#21069;?#22359;钱一瓶。

    据说全国各地的啤酒,不论什么牌子,不论什么场合,不论什?#35789;?#20215;,三块五块?#21482;?#21313;块一百块的,进价一律就没有超过两块的。关于这一点,真假未知,可能小有出入,但啤酒确实应该是这种摊上最赚钱的东西了。

    三人一边吃喝,一边闲扯,其间并无值得一说之处。

    许广陵肚里是有货的,大傻虽名为大傻,其实足迹踏遍大江南北,国外更是去得不少,涉足的地方远比许广陵多得多,佳公子则是好几家有名?#21448;?#30340;专栏作者,其关于旅?#23567;?#32654;食的?#28216;?#25955;记,颇受欢迎。

    ?#36824;?#19977;人都不是夸夸其谈的性子,所?#36816;?#32842;所扯,颇为清淡,但当然也不至于无聊。随后又简单讨论了下明天的行程,首先当然是直接奔抚仙湖而去,至于去到那里又如何,就要看情况而论了。

    基于抚仙湖的名头并不响,所以三人事实上并没有抱很高的期望,更?#26082;返?#35828;,三人基本没有期望。

    没有期望,也就没有失望。

    而如果那里确实不错,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一夜过去,第二天用过早?#20572;?#19977;人开始往目的地而去。现代出行就是这般方便,连?#20107;?#37117;不用,gps直接导着,想错都错不了,而待来到抚仙湖边,三人坐在车上,开着窗,以慢速绕着环湖公路缓缓而?#23567;?br />
    抚仙湖环湖公路,全程九十四公里。

    车行不久,身后就呼啸着?#25239;?#19968;大群人,足有四五十位,看上去高中生的样子,应该是自行车环湖游的,一个个穿得五颜六色,?#26377;卫?#24471;很长,招摇而过,洒下一?#36820;?#27426;笑和阳光。

    看着这一幕,开车的大傻微微摇头。

    佳公?#28216;剩骸?#21643;了?”

    许广陵回道:“老了。”

    然后,三人对视一眼,都是会心而笑。

    随即大傻?#20174;中?#39554;道:“老子才是真的老了,老三你也敢说自己老?你要是钻前面那群小?#19968;?#37324;,都能鱼目混珠混过去的。”

    这话倒也不假,许广陵长相多袭其母,显得分外年轻,虽然已经大学毕业两三年了,现在别说是冒充高中生了,就是冒充高一生,甚至是初中生,都没多少人怀疑的。

    当然,长相归长相,气质归气质,许广陵的气质么,更类似?#24515;?#29978;或老年,而绝不类少年。至于原因,大家都知道的。

    “你也说了,是鱼目混珠,是混。”许广陵道。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佳公子于此时掉了一句书袋。

    “别当老子没读过书,这首词前面可是有句‘二十年重过?#19979;ァ?#30340;,二十年前你丫还在玩泥巴呢。人家是忆昔慨今,你哪来的昔可忆,哪来的今可慨?”大傻嘲讽了一句。

    佳公子只当无?#21360;?/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
ag真人厅骗局 摇钱树四肖中特网 35选7 湖北快3开奖预测号码 okooo澳客网杀号 白光麻将镜头 2019海南环岛赛程 内蒙古时时彩票 赌场贵宾厅 香港赛马会肖中特 福彩开奖第2019097期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200期带连线 刮刮乐真的会中大奖么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最近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