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都市言情 -> 終極學生在都市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為什么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就在少陽實在受不了李澤道那種眼神打算開口罵娘的時候,李澤道開口說道:“雖然你們都覺得我的感知能力是最強的,但是我自己卻不這樣認為。頂 點 小 說 X 23 U S.C OM”

    于是孫老他們看著李澤道的眼神就相當的鄙夷了,這小子竟然會謙虛?他們覺得今早的太陽一定是從西邊升起來的。

    “跟少陽先生比起來,我可是差了不是一丁半點。”李澤道看著少陽笑呵呵的說。

    “唰!”一下子,其他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少陽身上,不明白李澤道這話是什么意思。

    “小子,你這樣冷嘲熱諷有意思嗎?”少陽看著李澤道眼神相當的不善,恨不得過去一拳將他那張臉給徹底的打塌了。

    “不不不,這不是冷嘲熱諷,這是肺腑之言。”李澤道很是誠懇的說道,“要知道,剛剛我跳下車的瞬間,我無意中看到少陽先生你竟然早就下車了,這不就表明少陽先生你對危險的感知能力比我還強悍?看來少陽先生才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此言一出,孫老,趙朵兒以及太陰看著少陽的的臉色一下子變了,看著少陽的眼神一下子就變得怪異起來了。

    這說明什么?這說明少陽比李澤道早一步捕捉到危險,這還說明少陽比李澤道厲害?還是……他早就知道危險來自頭頂上方?若是不跳車的話很有可能會被炸得骨頭都不剩?

    若是如此,這意味著什么?

    少陽的那張臉已然變得相當難看了,指著李澤道喝到:“小子,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這樣污蔑老子有意思嗎?再說了,就算老子比你先跳下車去那又能說明什么?感知能力強悍難道就代表你的手腳也利索?老子動作比你快不行嗎?”

    李澤道隨手將手里的煙頭彈掉,撇了撇嘴反問說道:“即便我的腿腳不怎么利索,但是我卻也比孫老早幾秒鐘先跳下車,難道少陽先生的身手在孫老之上?”

    “我的身手自然及不上大哥,但是……這也說明不了什么不是嗎?”少陽暴跳如雷。

    “好吧,就就算說明不了什么,但是之后發生的一件事情卻又讓我相當的在意,請問少陽先生,為什么我們都在第一時間找石頭將頭頂上那幾個該死的家伙打下去的時候,少陽先生你卻是連忙都不幫,站在那里看著熱鬧?”

    “老子,你放屁,老子也拿石頭了好不好?只不過還沒等老子出手那五個人就全部都被你們解決了所以老子就把石頭給扔了好不好?” 少陽目眥盡裂,看著李澤道就如同在看一個死人似的,要不是孫老就攔在他前面,要不是擔心他們認為自己這是惱羞成怒想殺人滅口,他都想撲過去將這小子給宰了。

    太分過了,實在是太過分了,他活了這么長時間,還真沒見過比小子還過分的人。

    “所以我的看法是,這件事情是少陽先生做的,天上飛的那五個人根本就是他派過來的,當然這僅僅是我的猜測,畢竟我也沒有證據,也實在想不明白少陽先生為什么要殺你們,所以你們也可以說我在挑撥離間。”李澤道無視暴跳如雷的少陽,聳了聳肩膀說道。

    “小子,你也知道你在挑撥離間?你以為誰會相信你?你把別人都當傻逼啊?”少陽吼道,“老大,你讓開,老子宰了這雜碎!”

    真沒人相信嗎?李澤道淡淡一笑,再次摸出一根香煙點燃,一臉悠哉的樣子吐出了一串又一串漂亮的煙圈,就如同周圍正在發生的事情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似的。

    “老大,你讓開,這小子污蔑我,潑我臟水……”少陽滿臉的憤怒,旋即他的眼睛一點一點瞪大了,已然滿臉的不敢想象。

    他那雙顯得如此驚恐的眼睛看了看孫老,又看了看趙朵兒以及太陰,然后表情苦澀蕭索,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老大,老太婆……少陰,你們為什么都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難道你們不相信我?你們竟然選擇相信那個王八蛋的話?咱們……咱們可是一千多年的好兄弟啊。”

    他的喉嚨發堵,眼眶猩紅,連話都說不出來了,眼神里流露出極其失望的情緒出來。

    “不,我清楚的看到了,在我們紛紛的拿起石頭往天上扔的時候,你并沒有撿起任何一塊石頭。”太陰突然間開口。那顫抖的聲音里滿滿的都是不敢相信,身體更是輕輕的顫抖起來了。

    她喜歡少陽,所以即便被*給炸傷了,她的第一注意力還是放在少陽身上,她擔心他被*給波及到了。

    現在想想,她們這幾個人都如此的狼狽,甚至因為她運氣最差所以受傷最為嚴重,連手被炸斷了。但是少陽卻像是沒有被炮彈洗禮過一樣,不僅僅是因為他下車早,還因為一下車之后他就離得遠遠的,或者說,他很是清楚的知道炮彈要往哪里扔,所以他很好的躲開了。

    少陽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有些煞白猙獰了,他指著太陰吼道:“老太婆,你胡說八道什么?就算你平時相當不待見老子,但是咱們好歹也是一伙的,你為什么要幫那個王八蛋說話?”

    太陰表情痛苦沒回應,她的心已然凌亂到了極點。

    她是喜歡少陽,但是她更珍惜他們這個團隊,所以,即便她早就看出來了太陽跟少陰互有情意,但是她卻是沒想跟少陽說,因為一旦說了,以少陽的性子他一定會抓狂的

    到時,他輕則脫離這個團體,重則對太陽大打出手。不管是哪一種,他們這個團隊,他們一千多年兄妹間的情意將不復存在。

    但是現在,少陽竟然干出這種事情出來,他竟然如此喪心病狂的想將他們都殺了,這著實讓太陰心痛得都快無法呼吸了。

    “少陽,給我一個理由。”孫老聲音略顯沙啞,表情很是痛苦。這種被兄弟出賣的感覺當真極不好受。

    “老大,連你認為這事情是我做的?你竟然相信如此拙劣的潑臟水手段?他這是用心險惡,想讓咱們兄弟自相殘殺啊!”少陽抬頭瞪大眼睛看著孫老,著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孫老表情苦澀的重重一聲嘆息,他也不敢相信少陽竟然會想殺了他們,但是少陽種種如此不合情理的表現卻又如此殘酷的告訴他說,李澤道的懷疑是對的,這件事情十有**是少陽干的。

    以他的實力,他怎么可能比李澤道早先跳下車?就算可能,但是,以他那種暴躁的性子,他怎么可能不趕緊從地上撿石頭砸向那些該死的襲擊者?

    他之所以不出手,只有一個合理的解釋是,那五個人根本就是他安排的,他怎么可能出手殺了他們呢?還指望他們利用手里的火箭筒多打幾發炮彈下來呢。

    而且他比誰都清楚這條線路,在加上他的手里也掌握著不少資源,所以他,他完全有能力做出這樣的安排。

    只是,為什么?

    他想殺李澤道,合情但不合理,畢竟他還得依靠他前往另外一個位面!

    但是他想殺死他們……這根本就是不合情也不合理。

    所以,孫老迫切的想從少陽那里得到一個殺他們的理由。

    至于趙朵兒,痛心不敢相信之余,竟然還有著一絲的竊喜,少陽竟然做出這種事情出來,不管最后太陽殺不殺他,他都必將離開這個團體,到時候她跟太陽也就沒有任何理由在躲躲藏藏的了。

    少陽的腦袋重重的低了下去,搖了搖頭聲音低沉的說道:“罷了罷了,既然你們都不愿意相信我,而愿意去相信一個外人,我還能說什么?你們動手吧,把我給殺了,我愿意我用的血來洗刷我的清白。”

    話音剛落,少陽突然暴跳而起,他那張小臉不再是滿滿的不被兄弟信任的那種苦澀失望,而是猙獰異常,就如同一個厲鬼一般。

    那小手更是緊握成拳頭,狠狠的一拳砸向了孫老的胯下。

    孫老的表情駭然到了極點。雖說質問少陽,但是孫老的內心深處其實還是對他抱有一絲信任,所以他根本就沒尋思說少陽竟然會突然間對他下死手。

    等他反應過來,少陽那拳頭已然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胯下。

    “小心……”太陰跟趙朵兒兩人的臉色皆是劇烈一變,驚呼出聲。特別是趙朵兒,本能的想狠狠的一拳砸向少陽,但是就在這時,她竟然發現自己身體的力氣像是瞬間被抽干凈了似的,竟然一點力氣都試不出來了。

    與此同時,孫老愣住了,一時間不明白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

    因為他并沒有被少陽一拳砸飛了,甚至并沒有感覺到太多的疼痛感,他最多就是感覺有一只小拳頭頂在了自己的胯下,但是打出來的力道卻是軟綿綿的,就如同挨了三歲小孩一拳似的。

    “怎么回事?”孫老愣了愣,低頭看向少陽,看向這位想擊殺自己的兄弟,卻是發現他那張小臉滿滿的都是驚悚。

    “你做了什么了?為什么……我一點力氣都沒有?”少陽喉嚨蠕動著很是艱難的說道,眼神里流露出驚悚的神色。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