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天朝女國師

第一百二十九章 詢問緣由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顏青云陪著沈苓煙,押著那三個臨疆人回到了客棧。頂 點 小 說 X 23 U S.C OM

    沈苓煙拿起那株留戀草,放在掌中翻來覆去左看右看了許久,這才抬頭看向一旁不敢出聲的三人。

    “這種留戀草,平時你們都怎么用?我是指你們臨疆人平時把這種藥草做什么用?”

    “留戀草嘛……”其中一人道,“我們臨疆人過節的時候經常用留戀草加到酒里……”

    “留戀草加到酒里?那你們喝了……”

    “加了留戀草的酒,喝起來會讓人心情更好……”

    厄……心情更high吧!

    沈苓煙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

    原來這些臨疆人在喜慶的節日里也想要得到不同平常的興奮感。

    那人說起節日時喝著留戀草配制的酒,仿佛已飛到了那喜慶的節日里,心情都變得有些不一樣,“姑娘你看,我們也一直都是這么吃的,所以這草根本不害人。”

    “是啊!”另外兩人也異口同聲地附和道,“不害人的。”

    沈苓煙斜睨了他們一眼,心里有著同情,對無知者的同情。

    這些人還真能調動氣氛,居然把兩種致幻劑加在一塊兒。幸好這種草的致幻作用不是很大,加在酒里才沒有太過嚴重的后果。她相信他們加入的藥草分量不大,不過,藥草畢竟還是有副作用的,長期服用恐怕對身體極其不好。

    “這是誰教你們的方法?”

    “這是我們祖先留下來的。哦,據說是曾經的一位祭司想出來的。”

    祭司?

    難怪!

    那些所謂的祭司,可不就是最懂得催眠的心理暗示者嗎?所以,他們對致幻劑的使用果然很拿手。

    沈苓煙想起,有些地方的巫者甚至把致幻劑下到自己身上,瘋瘋癲癲好似群魔亂舞,以達到降神效果。真不知這些人到底懂不懂致幻劑對人體的傷害?

    “你們說,除了這種留戀草,你們還帶了其他種藥草來到龍越國。”沈苓煙不想再討論他們的祭司,便提起了另一個話題,“具體說來聽聽,都有哪些藥草?”

    “除了這種留戀草,我們還帶了一種麻草,一種神仙草。”

    “麻草?神仙草?”沈苓煙皺了皺眉,“都有哪些用處?說來聽聽。”

    “人吃了麻草以后會全身發麻、失去知覺……”

    不是吧!

    “全身發麻?失去知覺?”

    那不就是麻藥嗎?

    其中一人點點頭,“我們那里如果有人受傷得十分厲害,大夫一般都會使用這種麻草……”

    喲!他們還懂得把這種麻藥用于醫療上!

    “神仙草呢?”

    “神仙草,人吃了以后會變得快樂似神仙……”

    沈苓煙眼皮子一跳,原來這神仙草果然就是強烈的致幻劑。看來秦劍所說的,能讓人神志不清的藥草,應該就是這種神仙草。

    “你們知道的,之前這些藥草帶到龍越國,都已經賣出去了嗎?”

    “賣了一些。具體還有什么用,我等不清楚。”

    還是那句“不清楚”。

    看來,他們真的只是底下辦事的小,估計接下去也問不出什么太有用的信息了。

    沈苓煙回想著他們所說,又對這幾樣藥草仔細研究了一番。不過因為其他兩樣沒有實物,所以她只能了解個大概。

    反正這幾種藥草,若是用得恰到好處,倒不失為治病的良藥。可若是大劑量使用,危害估計不小。

    沈苓煙問完那幾人,便把他們交由顏青云。

    顏青云把他們帶到“高朋滿座”,由錢掌柜找人看管。

    畢竟在玉城,他們也沒有其他合適的地方、合適的人選來做這種事了。

    兩人從“高朋滿座”回客棧的時候,路上碰到了鄭文生、馬恒凱和白虎門的人一起押了另外兩個臨疆人回來。

    “喲!那么快就抓到了!”

    “幸好恒凱一直跟著他們。”鄭文生興奮地道,“我們沿著他的記號,很快就趕上了他們。”

    “我想,顏將軍和沈姑娘一定還有事情詢問這兩人。”秦劍道,“所以我們先把他們帶回來了,具體情況尚未了解。”

    “那就帶回去,一起問。”

    于是,那兩人也被押著來到了“高朋滿座”。

    “高朋滿座”的雅間里,顏青云和沈苓煙坐于上首,其他人分別坐于兩側,而那兩個臨疆人則跪于下方地上。

    “你們來龍越國做什么的?”秦劍此時明知故問,就是想看看他二人怎么回答。

    “做生意。”

    “做什么生意?”

    “藥……藥材生意。”那兩人估計有點明白眼前的情況,所以也不敢胡亂回答。

    “你們都有些什么藥材?”

    “治……治病的藥材……”

    “啪……”那人話沒說完已被打斷。

    只見秦劍用力一拍桌子,憤怒地看著他二人,“胡說八道!你們帶來的分明是害人的藥材!”

    沈苓煙忍不住眉心抖了抖。

    瞧這說的,藥材還有害人的!

    果然,那人立刻狡辯道:“既然是藥材,怎么會害人呢?!”

    秦劍發現自己被套住,不悅地板起了臉,只是一時卻無法反駁。

    沈苓煙微微一笑,接口道:“藥材的確是用來治病救人的。可是,若藥量過多,或者使用不當,救人的藥材一樣會變成害人的毒藥!”

    “對對對,說得太好了!”鄭文生拍掌道,“還是小煙有見地!”

    他惡狠狠地瞪了瞪那兩人,“你們都把那些害人的藥草賣給誰了?還有,你們帶那么多害人的藥來龍越國,到底想干什么?”

    “我們的藥草不害人……”

    那人話沒說完,就被蔡石陽踹了一腳。

    “還敢狡辯!”

    “我……”那人見蔡石陽還待動腳,趕緊閉口。

    “好了,現在先不要討論這藥草是救人還是害人。”沈苓煙冷冷地看著那兩人,語氣雖然平淡卻絕對不友好,“你們把這些藥草帶到龍越國,就是為了做生意嗎?”

    “是的,我們真的只是做生意!”那個領頭人滿是委屈地道,“之前有人到我們那里,說龍越國有人要訂我們的麻草、留戀草和神仙草,我們這才帶著藥草來到這里……”

    “拜托,有人說要訂,你們就不遠千里過來?”鄭文生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們,“你們這藥草能賣多少錢?路費也包進去了?”

    那人嘿嘿一笑,“賣了挺多錢的。”

    他認真地說道:“其實,當初我們也想不到龍越國的人居然知道我們的這幾種藥草。那人甚至下了很多訂金,我們這才不遠千里過來……”

    秦劍和鄭文生等人都驚異地互相望了望,且都從各自眼里看出了疑惑。

    而坐于上首的沈苓煙和顏青云也交換了一個眼神,心里都有一個想法:這事情恐怕不簡單。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