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恐慌世界

第五十九章 駐留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們走了這么久,又回到村口了?”

    “應該是霧氣太重,所以我們才走錯路繞回來了吧。頂 點 小 說 X 23 U S.C OM”

    劇組的人對于這種情況,一開始都還抱著非常樂觀的態度,覺得僅僅是沒有找對方向,但是在經過數次嘗試后,原本的樂觀便徹底轉化為了絕望的悲觀。

    因為無論他們怎么走,是分開幾組走,還是朝不同的方向走,不出5分鐘,他們依然會回到村口。

    不久前,他們還因為順利逃出村子,而在心中蕩漾的喜悅,也隨著這一次次的嘗試失敗,而被打擊的粉碎。

    恐慌重新從每個人的心底爆發出來,并且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是鬼打墻。我們一定是遭遇鬼打墻了。”

    “村子里的鬼東西,不想讓我離開。”

    “我們完了,我們都得死在這兒……”

    哀嚎聲隨著四周的霧氣彌漫著,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有超過一半人,都被死亡的恐懼扼住了咽喉,情緒的崩潰的哭嚎起來。

    不過也并非是所有人,都心生絕望,還有像幄艾女由,王輝剛等少部分人,仍在盡可能的想著各種辦法。

    因為秦銘和易少東,在他們心里是對這種事情最了解的人,所以這些人在得知,他們很難擺脫鬼祟的糾纏后,便都找了過來,寄希望于能在秦銘這兒獲悉一些重要的線索,甚至是能夠得到某種關于逃生的啟示,然而換來的,卻是秦銘澆滅他們希望之火的一盆冷水。

    “該說的,我之前都已經對你們說過了,也說的足夠詳細。

    鬼祟現在擺明了不想讓我們離開村子,因為我們是它們眼中的獵物,不殺死我們,它們絕不會罷休。

    如果我猜的沒錯,接下來,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或是消失,或是死于非命。

    至于辦法什么的,很抱歉,我也很著急在想。

    但想得到想不到,這個就只能看天了。”

    秦銘說的非常直接,就是擺明了告訴王輝剛這些人,掙扎根本就是徒勞的,所有人留在原地等死就行。

    “怎么會這樣!你們不是專門對付那種鬼東西的人嗎,你們怎么會沒有辦法!”

    先前對秦銘一直很客氣的王輝剛,在聽到秦銘也沒有辦法時,頓時火氣極大的抓住了秦銘的衣領,儼然是沒有了之前的尊重。

    秦銘面無表情的看著王輝剛,還沒等他說話,易少東便突然過來,一腳將王輝剛踹出了老遠。

    “說話就好好說,別tm動手動腳的,你要是著急死,我現在就送你上路怎么樣!”

    易少東目露兇光的瞪著,正捂著肚子在地上痛叫的王輝剛,繼而目光又掃向幄艾女由幾個人,這也嚇得他們接連退后。

    盡管知道秦銘并沒有和王輝剛等人說實話,但是易少東卻根本不管那么多,他的原則就是無論是誰,無論是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敢對他身邊的人出手,那就是他的仇敵。

    “算了。”

    秦銘示意易少東他并沒有什么事,心里面也能夠理解王輝剛這種上頭的情緒。

    畢竟很多人都是這樣,需要你的時候,你就是爸爸,對你畢恭畢敬,一旦知道你做不了這件事,或是幫不了這個忙的時候,那么很抱歉,你就連做個“弟弟”都不夠格。

    不過他也不怪王輝剛會這么想,因為換成是他,他或許也會這樣。

    “我剛才對王先生說的話,想必大家也都聽不到了,盡管這個事實很讓人絕望,但是很多事情都不是人力可以扭轉的。

    我只能承諾,我會盡我所能的去尋找辦法。”

    秦銘的聲音很大,他相信所有人都能聽得見,也能聽的清楚。

    眾人聽到后,臉色都慘白到了極點,也有更多的人因為想到自己接下來會被鬼祟殺死,而崩潰的痛哭起來。

    哭聲很大,一些人在哭,一些人在絕望的沉默。

    四周霧氣很濃,但是籠罩在他們頭上,卻是一團較之先前,還要嚴密的多的黑云。

    看到頭上的那一大片黑云,秦銘知道這是所有人的情緒,徹底被恐慌與絕望代替的征兆。

    他在等這個時候,鬼祟們也在等這個時候。

    只不過,他要近水樓臺先得月了。

    眉心處的鬼眼,再度變得亢奮起來,從中傳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吸引著上方的大片黑云靠近。

    再有了上次的教訓后,秦銘這次則學聰明了許多,從背包里再度取出幾瓶恢復藥劑,預防的喝了下去。

    盡管一瓶藥劑就是1學點,但是秦銘卻絲毫不覺得肉疼。

    因為他最不缺的就是藥劑,不但之前積攢了一些,秦恒遠也給他留下了不少。

    而東西就是這樣,無論什么多了,都會變得不再值錢。

    易少東傻傻的看著秦銘,連續干了四瓶恢復藥劑,正當秦銘要干第五瓶的時候,他終于是忍不住攔了下來:

    “你干什么呢?那是藥劑啊,你就算再渴也不能當水喝吧。

    我這兒還剩點兒尿,要不你將就一下吧。”

    “你還是留著你自己喝吧。”

    秦銘沒理會易少東的阻止,直接仰頭將藥劑喝了下去。

    連續喝了5瓶恢復藥劑,秦銘覺得應該是差不多了。

    他再次抬頭看上去,發現那片黑云已經到了他的頭頂。

    陰冷的感覺再度侵襲而來,秦銘的皮膚上也生出了一層雞皮疙瘩,至于易少東則抱起肩膀,又嘟囔的喊起冷來。

    不只是他們,劇組的人也同樣冷的打起了哆嗦,只覺得周圍陰風陣陣,像是會從濃霧里沖出什么怪物似的。

    終于,黑云開始大量的被鬼眼吸入,秦銘深吸一口氣,咬牙忍受著頭部炸裂般的劇痛。

    全身的肌肉,也開始隨著那些黑云的進入而膨脹,撐著他的衣服發出撕裂的響音。

    眼見自己這回,竟連身體都出現了這么大的變化,他心中暗道不妙,因為根本無法預見到,要是這些黑云都被鬼眼吸進去,他會不會完全將衣服稱碎掉。

    變成.裸.男他雖然不怕,但卻怕濃霧后可能藏著的眼睛。

    但尷尬的是,他根本無法操控鬼眼,也無法阻止鬼眼對于那些黑云的瘋狂吞噬。

    所以眼下,他除了默默忍受和祈禱外,再沒有別的辦法。

    而就在秦銘專注于吸收那些黑云的時候,已經有人再度闖入了濃霧中,顯然是不肯留在這里坐以待斃。

    有人離開,就有人跟隨,但和之前數次嘗試不同的是,這一次走的幾個人,過去好一會兒都沒有回歸的跡象。

    這也讓劇組里的其他人覺得,那些離開的人已經找到了正確的出路。

    于是也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對逃離的探索。

    并且在之后,他們也沒有再回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