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伊庇魯斯的鷹旗

第三十六章 弗拉查堡之戰(中)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這……可是這里是通往索菲亞的必經之路,要是對弗拉查堡坐視不管的話,那么他們可就沒有退路了!”半晌才反應過來,亞歷山大留守連忙說道,他不認為馬扎爾人真的會像查士丁尼說的那樣做出這樣的舉動。頂 點 小 說 X 23 U S.C OM因為行軍打仗最忌諱的就是退路被斷,那樣隨時會陷入前后夾擊的危險境地。尤其是一支游牧軍團,按理說最害怕的便是自己后路有被切斷的威脅。

    可是亞歷山大這樣的判斷此刻卻讓查士丁尼啞然失笑,旋即搖了搖頭指著地圖上弗拉查堡以南的地帶緩緩說道:“退路?這對他們而言有這個必要嗎?此去以南,接下來你認為還有那一座堡壘城市可以抵擋馬扎爾人的去路呢?對他們而言,前方非但不是障礙,反而是唾手可得的糧倉,甚至連門鎖都沒有的府庫,他們只需要越過這里便可以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補給。而到了那個時候,想來守備空虛的南方諸大區只怕將輕易淪落敵手,亞歷山大閣下,那意味著什么,你應該心知肚明。”

    表面上看的話,的確,弗拉查堡是保加利亞西北的門戶,可卻非真正意義上扼守咽喉要道。只要敵人愿意的話完全可以做到坐視不理長驅直入。而這一點,作為鎮守在這里多年的亞歷山大奧爾基絕對不可能一無所知,然而在制定這場阻擊戰的計劃上,這個男人卻給出了和查士丁尼截然相反的方案。

    這在查士丁尼眼中,可絕對不是單純的疏漏所造成的,而只怕是這位弗拉查堡的守備心中另有所圖。

    “現在,我這樣給你解釋的話,想來你應該不會再有什么反對了吧?”

    淡定從容地說道,而此時此刻,查士丁尼那雙藍色的眼睛盯著亞歷山大奧爾基,讓這個保加爾男人心中一陣發毛,仿佛自己在這個年輕人眼前一點秘密都沒有保留一樣,無法有任何隱瞞。

    戰栗,徹徹底底來自內心中恐懼的戰栗終于壓垮了亞歷山大內心的方向,強忍住心里波動的男人勉強鎮定點了點頭道:“沒……沒有任何問題,查士丁尼大人……一切我都會按照您的吩咐去辦的。”

    沒有多說任何其他的東西,查士丁尼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道“那這樣最后,我也有些乏了,剩下的事情便交給你來處理吧。”見再沒有其他反對之聲,查士丁尼平靜宣布下了作戰命令。

    而此刻,背上已經是冷汗淋漓,心中忐忑不安的保加爾男子這才如釋重負,道:“是,大人。這一切就交給我了。”向查士丁尼施施然行禮之后終于在查士丁尼和其他人的目光之中如履薄冰地離開了這里。

    ……

    ……

    ……

    望著亞歷山大奧爾基的背影,這一刻,阿爾斯蘭忽然開口問道:“查士丁尼大人,您其實也已經發現了那個人實際上內心深處一直首鼠兩端。這樣見風使舵的家伙,您真的放心嗎?”

    他們和查士丁尼一樣在剛才作戰會議上便已經看出了作為守備長居然連最基本的常識都沒有實在反常,那么唯一的解釋那便是其心中早已經打定主意另投新主了。而按照查士丁尼的脾氣的話,這樣的人本應該決計容不下的,可是讓阿爾斯蘭和撒琉烏斯意外的是,最終他們眼前的這位一向殺伐決斷的大人居然僅僅是警告了對方便讓其離開了。

    這著實讓阿爾斯蘭和撒琉烏斯不解,只聽撒琉烏斯這時也道:“是啊,查士丁尼大人,現在這種情況,是不是有些冒險。”

    但是,查士丁尼此時卻擺了擺手說道:“雖然說他的確首鼠兩端,見風使舵,但是還不至于造成你們說的這么夸張的危害。充其量不過是想要在這亂世之中保全自己罷了不過是一個無法左右自己命運的小人物罷了。之前我將他的長官廢黜再加上警告已經足夠震懾他了。畢竟他還有用處,弗拉查堡的人力調動必須得要依靠他才行,不過這一切的關鍵還是在于看我們究竟對付馬扎爾人入侵有沒有上算。否則的話,即便是亞歷山大奧爾基表現的多么忠心耿耿都必然將會在最關鍵的一刻毫不猶豫背后捅刀的。”

    “那……這樣的話……”聽查士丁尼這般說,阿爾斯蘭和撒琉烏斯兩人也不禁勃然變色,但是他們正還要勸說查士丁尼收回成命的時候,卻又被慵懶的話音給打斷了。

    “放心吧,我之所以這樣做,自然是因為我有這個勝算而且那個男人也的確是目前最合適的人選了。而我們所要做的,僅僅是贏得最后的一場勝利。這一點我有信心,你們呢?”眼睛中閃爍著無比自信的光芒,盡管此刻的敵人已經重兵壓境,而他們似乎陷入孤立無緣,可是查士丁尼的一舉一動里面卻飽含著無窮的力量,仿佛一瞬間將阿爾斯蘭和撒琉烏斯兩人心頭的陰霾一掃而空。

    而見他們的大人,這一刻也自信滿滿的樣子,突厥人和羅馬人相視而笑,原本的彷徨疑惑頓時不復存在,朝著查士丁尼望去堅定地點了點頭。只聽二人同時說道:“只要大人您有信心,那么我們必然誓死追隨您的左右,直到攫取到勝利獻給您為止,不死不休!”

    而兩人剛把話說完,頭頂腦瓜便各自挨了查士丁尼一拳,只見沒好氣的年輕人叉著腰,又好氣又好笑地說道:

    “說什么垃圾話,不必誓死,我自然帶你們奪回這個本應該屬于我們的勝利。現在你們的這兩條命,還有留著的,因為這里的事情結束之后,我們還要和一些人好好地算算這一筆舊賬。”

    查士丁尼的聲音猶如冷冽寒夜之中一道火光,驅散著視死如歸的冷意,讓原本已經打定主意一場血戰的阿爾斯蘭和撒琉烏斯都感覺到一絲暖意,可是他們同樣也察覺到了這句話中難以言喻的意志,斬釘截鐵一般,而不管是誰,也不知道為何,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便是莫利亞的小狐貍一向是睚眥必報的。

    ……

    ……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