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幕后

第503章:76號的威脅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齊桓來了,唐錦的臉色很不好看。頂 點 小 說 X 23 U S.C OM

    “魚湯有點兒淡了,梅梅,再給我那點兒鹽過來。”陸希言擼著衣袖,外套扎在腰間,正在燉魚湯,沖正在鋪桌子的孟繁星喊了一聲。

    “哦,來了,小樂,幫我把鹽拿個先生?”

    “我是讓你拿過來,你讓人家小樂干什么……”

    唐錦緩步走了過來,齊桓沒動,傻傻的站在不遠處,臉色有些尷尬,可能是他的出現,打擾了這美好和諧的氣氛吧。

    “來,唐兄,嘗嘗我做的這個魚頭湯,鮮美無比!”陸希言從鍋里盛出一勺子魚湯出來,倒入碗中,端起來給唐錦遞了上去。

    撒上一點兒花兒,那味道就更香了,不過,再誘人的魚湯似乎都吸引不了唐錦的食欲。

    沒看到兩個玩耍的孩子,唐瑩和顧筱慧都被這香味吸引了,忍不住朝這邊翹首以望呢。

    “老陸,軍統的凌之江,錢佩林等人中層被誘捕,隨后拉了一批人投靠了76號,上海區遭到了重創,損失慘重。”唐錦語氣沉重的說道。

    “什么時候的事情?”陸希言嚇了一跳,他知道,76號成立之后,成了兩統和租界抗日愛國人士最大的敵人,這段日子兩統不斷有人叛逃過去,但還沒聽說像凌之江、錢佩林這樣的中層干部投敵。

    “昨天。”唐錦語氣沉重道,“先有中統的唐慧明,馬嘯天等人集體賣身投靠,我本以為咱們軍統的骨頭要比中統那幫軟骨頭強多了,沒想到這些人也是這么不堪!”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這些人意志不堅定的人,你想留也留不住,眼下這個局勢,有多少人相信我們能贏得這場戰爭的勝利?”陸希言一嘆道,“你也別著急,這兩人并不知道你的身份。”

    “可是這二人知道釘子小組的存在,還有,軍師的‘死神小組’跟軍統過去的合作,會不會對軍師產生威脅?”

    “嗯,這倒是是個不小的麻煩,你稍等我一下啊。”陸希言臉色微微一變,其實他“鐵血鋤奸團”只是在鄒淮任上的時候合作比較親密,等趙立軍過來,雙方僅僅是保持聯系,有時候連情報都懶得共享了。

    有關軍統方面的消息和情報,還不如陸希言直接從唐錦這邊獲取呢,反正上海區方面和釘子小組都跟重慶局本部有聯系。

    “死神小組”雖然也可以跟局本部聯系,也有情報共享,可戴雨農防著“軍師”呢,有些消息,總是對他屏蔽。

    尤其是涉及軍統內部的情報,軍統局本部自然不會說了,而跟軍令部第二廳的通訊其實也掌握在軍統手中,因為這兩個部門的負責人是一個人,所以,從軍令部想要獲取有用的情報,那是微乎其微。

    軍令部那邊也就是每隔一段時間例行詢問一下,而直屬的第一處上司基本上都快把自己麾下還有這么一個戰略情報組給遺忘了。

    重慶那邊機構和人員更迭太頻繁了,雖然是軍令部的一個下屬情報機構,可發揮的作用有限。

    “死神”小組對第一處來說也是實在沒有什么特別的貢獻,加上又是戴雨農硬塞進來的,舅舅不疼,姥姥不愛的,只要不找麻煩,不要經費,愛干啥干啥去。

    甚至陸希言這個下屬都在不知道自己直屬的軍令部第二廳廳長在今年一月份換人了,他們都懶得給他發一份電報告知一下。

    要說“死亡通知單”,可能重慶的官老爺們還聽說過,可要說“死神”小組,只怕還真沒多少人知道。

    只怕日本人那邊要比軍令部的第二廳的人(最高軍事委員會下屬軍令部第二廳就是主管軍事情報)要關心的多了,起碼“死神”小組已經在日本駐上海憲兵司令部特高課的重點偵查的對象了。

    不過錢佩林和凌之江這一投敵,“死神”小組真正的身份只怕在日本人那里沒有秘密了。

    不過,凌之江和錢佩林也只是知道“死神”小組就是過去‘軍師’領導的鐵血鋤奸團而已,他們見過的也只是譚四而已。

    而譚四,已經不在上海了,去了河內,他們怎么也想不到。

    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過去的對軍統上海區留著一手,現在看來,真的是太僥幸了。

    “閆磊,通知五哥,把杏花樓我們的人全部撤離,要快,軍統那邊錢佩林和凌之江被76號誘捕叛變了。”陸希言急切的吩咐閆磊道。

    “好,我馬上過去。”閆磊聞言,一驚之下,趕緊站起來,跑了過去。

    唐錦多少已經知道閆磊是“軍師”的人了,這個時候,也沒有必要對他隱瞞,麻小五不也是他派在他身邊的人嗎?

    郊游,野炊回來,陸希言就讓閆磊去打探消息了,如果杏花樓有人被76號帶走的話,就必須做出相應的應對措施。

    一直等到天黑,閆磊才開著車回來。

    他也知道陸希言在他的消息,回來后,停好車,就直接上樓來見他了。

    “怎么樣,閆磊,我們的人安全撤離了嗎?”

    “先生,幸虧您通知及時,我們的人剛從杏花樓撤出來,76號的吳四寶就帶人闖進了杏花樓。”閆磊道。

    “那就好,弟兄們怎么安置的?”

    “五哥接到消息,第一時間通知他們轉移,現在他們已經轉到安全的地方,76號的人想要找到他們,是不可能的了。”閆磊道。

    “那就好,這些弟兄都已經露過面了,而且軍統那邊也熟悉了,他們不宜在露面了,找機會,把他們送走,香港或者其他地方。”陸希言吩咐道。

    “有弟兄家就在上海,他們的家眷怎么辦?”閆磊問道。

    “先暫時轉移至安全的地方,然后再想辦法,不要有僥幸的心里,不管是76號還是日本憲兵隊特高課,一旦他們抓到我們一點兒線索,就如同鯊魚問道的血腥味兒,不能給他們任何機會。”陸希言道。

    “明白,我這就去找五哥。”

    “嗯,晚上出去小心點兒,拿我的特別通行證,至少在法租界內,沒人敢為難你。”陸希言吩咐道。

    “是,先生。”

    “我剛才看見閆磊開車出去了,這么晚出去做什么?”孟繁星敲門進來,手里還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銀耳蓮子羹,“我給你做了一碗銀耳蓮子羹,你趁熱喝了,這些日子,你在醫院天天做手術,身體都瘦了。”

    “哦,我讓讓出去辦點兒事,東西放桌子上,一會兒我就吃。”

    “什么事兒,要這么晚出去處理?”

    “軍統那邊出叛徒了。”

    “嚴重嗎?”

    “上海區的兩個中層干部被76號誘捕后叛變投敵,現在正帶著76號的那幫人滿租界的搜捕軍統的聯絡站呢。”陸希言解釋道。

    “會不會對你和唐錦有影響?”

    “釘子小組不跟軍統上海站發生直接聯系,即便是有,也是用秘密電臺,所以,我們目前沒有危險,但是鐵血鋤奸團之前跟軍統上海區又過合作,當中有些人是接觸過的,軍統那邊可能會掌握一些信息,所以,我讓閆磊趕緊過去通知軍師,把人趕緊轉移撤離,希望還來得及。”陸希言解釋道。

    “那你呢?”

    “我,我只是一個聯絡的中間人,再說,我只跟鐵血鋤奸團高層有聯系,下面的人我沒接觸過,更不認識,我有什么危險?”陸希言笑道,“再說,我的情況,日本人那邊也不是不知道。”

    “那他們會不會對你下手?”孟繁星擔心的問道。

    “明里,他們不敢,暗地里現在他們也還顧不上,我雖然算是個有些身份和地位,還沒到讓他們不顧一切對我下手的地步,相反,如果對我動手,還要承擔相應的后果,我雖然不能跟他們硬扛,但想要讓他們下不來臺,還是能做到的。”陸希言想了一下提醒道。

    “行了,你別擔心我,這段時間,你跟麗瑛姐都小心點兒,76號那幫人想要在新主子面前邀功,肯定會跟瘋狗似的亂咬人。”

    “我知道了,這幾天你上下班也注意安全,要不然讓小樂也跟著你,她的身手不弱,而且槍法還好。”孟繁星道。

    “你怎么知道的?”陸希言很奇怪,他沒有對孟繁星提起過小樂的本事,只是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她的來歷而已。

    “她那雙手,我一看就知道是開過槍的,而且拿槍的時間不短,至少三年以上。”孟繁星道。

    “這個倒是不難看出,可你怎么知道她槍法好?”

    “小樂的眼力非常好,能瞧見五十米外飛過的蚊蟲,這樣的人,槍法好是必然的。”孟繁星道。

    “這個季節有蚊蟲嗎?”

    “你抬杠不是嗎,我只是這么一說,我只認槍法不錯,但還不如她。”孟繁星感嘆一聲道。

    “你猜的沒錯,小樂的師父是一名神射手,她的槍法都是跟她師父學的。”陸希言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小樂這么厲害。”孟繁星恍然道。

    “她跟阿香住一個屋,兩個人相處的怎么樣?”陸希言問道,其實陸公館有的是房間,只是如果讓小樂繼續一個人住,那她還會跟以前一樣,讓她跟阿香住在一起,也是為了讓她能夠變得女人一點兒。

    二十出頭的大姑娘了,總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吧。

    “房間一人一半,誰也瞧不上誰。”孟繁星苦笑一聲道。

    “慢慢來,不著急,有空你教教她們文化,讓她們明白更多的做人待物的道理。”陸希言愣了一下道。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