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歷史軍事 -> 漢末之奇謀

第三百七十三章 姬府的妥協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唐婉的出現,似乎預示著什么事情要發生,然而可惜的是,并沒有人在意,準確的說,姬溪注意到了這件事情,也有心想去探究,但卻被意見突如其來的事情打的措手不及,轉眼間便將唐婉的事情拋諸腦后。頂 點 小 說 X 23 U S.C OM

    魏國的使團來了,曹操的賀禮也到了,然而那如山如海般的物資卻絲毫不能令姬溪感到高興,因為隨著使團來的,還有一個女人,曹操的女兒,曹清。

    使者是滿寵,他對姬溪說:“昔日領地在許昌時已與公主殿下完婚,今天涯兩隔,實屬不該,故我主雖愛女心切,仍勉為其難將公主殿下送至姬府,望太傅好生照料。”

    曹操成了魏王,曹清自然便是公主,這無可厚非。

    事情來的太過突然,姬溪完全沒有料到,又怎么料的到曹操竟然這么心狠,這么腹黑。

    姬昀同樣沒有料到,這世間能出乎他預料的事情并不多,但曹操此舉卻打了姬昀一個措手不及。

    姬淵便直白多了,喝道:“休得胡言,我三弟往日長安之時,逢場作戲而已,焉能當真?速將你家公主領回去,否則休怪我姬淵嗜血。”

    姬淵一怒,百獸尚且退避,何況人乎?但滿寵卻能夠波瀾不驚,不疾不徐的道:“婚姻大事,天地為鑒,焉能作假?若這婚姻大事都能作假,那么你我雙方的盟約是否也能作假?”

    打蛇打七寸,滿寵的話并不高明,但卻直切要害,挑明了告訴姬溪,姬家若是不接納曹清,那么他們的盟約便作罷。

    這是一個死結,無解的困局,姬溪可以不和曹操結盟,但前提是曹操不能和孫堅或者劉備結盟,而此時若是不接納曹清,等于公然給曹操難堪,對魏國而言乃是奇恥大辱,乃是不共戴天的,不可調節的死仇。畢竟曹清和斐唯糜芳不同,曹清是曹操的女兒,是魏國的臉面。

    滿寵的話,令堂內寂靜無聲,誰也不敢說話,大家的目光緊緊的看著姬家三兄弟,等著他們的決斷,這無疑是國事,但在國事之前,這還是家事,所以,在姬家作出決定之前誰也不能進言或者勸阻。

    姬溪寒著臉,姬昀也寒著臉,二人都不說話,饒是以他們的本事,也想不出任何解決的辦法。姬淵卻沒有想這么多,怒聲道:“哼,哪來的天地為鑒,我這個當二哥怎么不知道,那幢婚事不算數,不要在胡攪蠻纏。”

    滿寵神態堅決,不答話,只是緊緊的盯著姬溪,等著姬溪的決斷。

    姬溪陰沉的喝道:“云虎,住嘴,退下。”而后,隱晦的和姬昀對視一眼,二人不約而同的輕微點頭,姬溪深吸口氣,說:“來人,迎公主進后院,元狀,你親自去。”

    聞言,堂中大多數人松了口氣,姬淵卻神色大變,踏前一步,暴喝道:“我看誰敢動?”

    姬溪亦踏前一步,呵斥:“放肆,老子還活著,姬家還輪不到你來做主,退下。”

    姬淵憤然,卻見姬溪和姬昀神態堅決,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下,只是那目光卻緊緊的盯著堂外那緊閉的轎門,仿佛隨時要撲過去將之撕成粉碎。

    姬昀神色陰沉,拍了拍姬淵的手,后,邁步想堂外的驕子走去,此時,滿寵卻再次開口:“且慢。”

    姬溪怒目而視,寒聲問:“怎樣?”

    滿寵:“臣需要提醒太傅一句,我國公主乃是姬昀正妻,按例,須家中侍妾親自迎接。”

    這是要滿寵親自出來迎接曹清。聞言,姬溪被氣的眼皮直跳,姬昀比姬溪沉的住氣,是以緩聲吩咐道:“來人,去后院請平夫人出來。”

    平夫人,便是側妻,姬昀此話,已經等于承認了曹清正妻的身份。

    下人領命彷徨而去,姬家三兄弟和滿堂眾人具皆眼光灼灼的看著滿寵,滿寵神態自若,不言不語,靜立等待。

    卻說下人如后院,找到姬月和呂淺等人,將前廳之事細細道來。聞言,呂淺身體一晃,險些昏厥,先前的心血來潮果然不是空穴來風。

    姬月大怒喝道:“混賬,混賬,回去告訴姬溪,就說我姬月不許那勞什子公主進我姬家門,快去。”

    下人不敢動,前廳那里,現在可是隨時會死人的地方,下人又不傻,如何敢回這樣的話。

    見下人不動,姬月更加惱怒,斥道:“沒聽到嗎?找打不成。”

    這時,貂蟬嘆了口氣,說:“姐姐先息怒,我等應知曉,若然有緩和的余地,大哥和元狀斷然不會讓人來傳話的,這事只怕……”

    姬月:“只怕什么?難不成還真要那曹清入門?胡鬧。”

    貂蟬不語,憐惜的看著呂淺,意思很明顯。姬蔓猶疑半響,咬牙對呂淺道:“淺淺,怕是要苦了你了。”

    呂淺搖搖欲墜的站起身,神色卻慢慢的變的沉靜,崔琰來到她的身邊,挽住呂淺,說:“我們女人家,總歸是身不由己的,那曹清又何嘗不是個可憐人呢?走吧,姐姐陪你一起去。”

    姬月嘴唇蠕動,身體顫抖,終究重重的嘆了口氣,閉上了眼睛。

    呂淺勉強的一笑,對大家說:“姐姐們勿替妹妹心憂,妹妹支撐的住。”

    而后,呂淺在蔡琰,姬蔓,貂蟬的幫助下盛裝打扮完畢,依禮用了儀仗,自后院來到了前廳,姬月沒有跟過來,而以姬月的身份,也沒人能說個不是。

    前院處,姬昀見呂淺過來,神色羞慚,有些不敢看呂淺的眼睛。

    待到呂淺近前,姬昀低聲問滿寵說:“可滿意了?”

    滿寵道:“依禮,當行跪拜大禮,以示尊卑。”

    聞言,呂淺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姬昀瞬時抬起眼看向滿寵,那目中的兇光令滿寵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這時,姬溪霍然起身,陰惻惻的道:“莫要咄咄逼人,汝想試我姬家刀槍否?”

    那邊,姬淵已經跨步走了過來,且姬溪并沒有阻止。滿寵完全相信,只要自己在姬淵走過來之前沒有妥協,那么自己的性命必將玩完,姬淵當日在許昌城外的雄風至今在滿寵這里歷歷在目,他沒有絲毫的信心能擋住姬淵的殺手。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