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續夢傳奇之冥龍印記

第六十五章 遁破無塵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跳入這神奇的時空之洞,淮昭便瞬間被一陣炫目的白光晃得睜不開眼。頂 點 小 說 X 23 U S.C OM

    稍會過后,他才發現落在一處格局宏偉的宅院,可神識掃遍周圍,卻看不到遺天老祖的蹤跡。

    此處應是一座官宅,不一會竟看到數個侍女和仆役匆忙走動。

    “咦?”

    這是何處,居然似曾相識......

    “這位小哥,請問......”淮昭攔住一位雜役模樣的人,想問個明白。

    可是令他驚異的是,這伙計居然當他不存在似的,自顧忙活而去。

    淮昭心中驚異,想再去拉住另一人,卻不想撈了個空。

    這里的人是幻象?

    小子再試著觸碰府中各種物事,竟皆虛無不得。

    正萬分狐疑間,卻聽得院內一處屋里傳來一聲嬰兒的啼哭。

    “生了生了,是個公子呢,恭喜老爺賀喜老爺!”

    一名中年侍女歡喜地從屋里跑出來,對著回廊上一名官吏模樣的老者高興地稟報到。

    淮昭定睛一看,驚得叫出聲來......

    “父親!”

    那回廊上焦急等待之人,竟是王陽明,自己的親生父親!

    一行熱淚涌出眼眶,此時的父親明顯也只是幻象而已,因為比青龍港彌留所見,守仁要矍鑠精神許多,那時,他畢竟還未被賊人暗害下毒。

    不用多說,這是自己出生的場景。

    還未多看父親一眼,一陣炫目的白光再起,睜眼之時,淮昭發現自己站在幼年那再熟悉不過的街市,王老爹的土布坊門前。

    “大庾城!”

    一如童年時的情景,穿梭如織的人流、打鬧玩耍的孩童,店里,王之貴在布坊里張羅著客人,隔壁豆腐鋪子的大娘依然笑容可掬地招呼著生意。

    此浩蕩時空,竟是將他生來所歷又重新回顧了一遍。

    看著接下來的一幕幕場景,淮昭卻尋思起來。

    這所謂的無限修境,除了讓我看到這些過往舊事,這修為的提升到底從何而起?

    “來,你且坐好,按我說的心法口訣做來......”正躊躇狐疑間,卻聽見靜然師太那愛憐的話語響起在眼前。

    抬頭間,淮昭猛然發現自己竟又置身于三清玉靈觀后山,那宿命之夢后的自己初初醒來后,師太準備授以玉靈心法來駕馭體內那奇妙的真元。

    眼前那稚嫩小兒,煞是認真的正襟危坐,正按師太所授,開始馭動心法,旁邊的玉姝開心地跳個不停......

    那真氣熠熠勃動的一刻,淮昭只覺一陣全身的刺痛,整個身形突然被拉進了這幻象中孩童的身體。

    “啊......”淮昭大叫一聲,他發現,他和小童年紀的自己竟然復合了!

    “昭哥哥昭哥哥,你怎么樣?”玉姝在旁見淮昭失聲痛叫,不禁著急地搖晃著小子肩膀問道。而靜然也急忙將一脈真氣注入淮昭體內。

    “師太,我,我是淮昭。”

    “乖孩子,乖。師太知道你是淮昭,竟說起胡話來了。師太心急,或許這心法授你太早,但自此時起,一旦你馭動了這真元,你就是一名修者了哦,呵呵。”

    “師太,我,我已經十八歲了,我從浩蕩時空回返此間的。”小子心急,但他似乎略略知道,這神奇之境,竟是將他真身返回到他第一次馭動真元,成為修者這一刻,這預示著什么?這時空的玄妙在此么?

    可靜然當然以為小子并未正確馭動心法,暫時失了心智,此刻不禁擔心起來,連忙抱過淮昭摸摸了他額頭,卻并未發現有何大恙。

    任淮昭如何急切解釋,師太自是不信,全然以為是自己草率教小子馭氣所致。

    接下來的一切,依然按照發生過的往事進行著。

    而淮昭更發現,自己此間體內除了與生俱來的無量真元,那元神道修為早已無影無蹤......

    在春秋子現身與須無意斗法之時,一位玉靈黃冠女道悄然無聲在淮昭面前蹲下身來。

    “徒兒,我是師父。”女道輕聲道。

    “師父,遺天師尊嗎?”淮昭驚叫到,場內眾人皆將注意力集中在春秋兩人的比試上,并未在意小子的言語。

    “是我,徒兒,為師怕你疑惑,亙越到此來告訴你這浩蕩時空的奧妙所在。”

    “師尊,徒兒聽著,您快說!”淮昭亟不可待地問到。

    “如你所見,此時空境乃是將你本生復原重修一遍。但此間已不在人修之境了。”

    “不在人修,那我入此時空前的所有修為都沒有了嗎?”淮昭不禁頹喪,好歹那元神道也是辛苦近十年的修行所獲,著實可惜。

    “笨蛋,且聽為師說完。我等所處之境,便即是為師苦苦以求的無塵修境!”

    “無塵!無塵境?”

    “正是,浩蕩時空境是從人修之境的小世界遁破到無塵的一個玄妙通道。在無塵境所修習的收獲,以為師當下所悟,至少為人修境百倍不少,待你回返人修,在現世之境,你就是逆天的存在了。你以往的修為比起此間所獲,可謂皮毛。”遺天笑著說到,語氣中帶著滿滿的興奮之色。

    “師尊,當真如此,您也很快,很快可以破入無塵了。”

    遺天心里一暖,這孩子做自己徒兒真沒錯,換作那貪圖修行大進之徒,淮昭首先竟是先為自己高興,著實難能可貴。

    “好徒兒,切記了,在此境你萬不可倒行逆施,改了前路走向,也不可與此間的人等透露你從何而來的原委,否則會有極大兇險。因為在這無塵神境,有諸多無塵令使存在,你的人生重歷之間,務必要隨時提防和避開他們,一旦其發現你我是從人修境循浩蕩而遁入無塵,便要不利于你。這些令使修為遠在為師之上,千萬別被他們發現,否則不僅前功盡棄,而且有性命之憂。”遺天一口氣概要說完,長舒了一口氣。

    淮昭面露驚訝,但即刻又想起一事便繼續問道:

    “師尊,我在此重歷生往,豈不又要歷經十年,而你那不是要再在此處兩千年不成?我身負菩薩重托,這如若耽擱十年,徒兒唯恐世間之事已有驚天變數。”

    “徒兒不知,此間時日,在那塵世不過一瞬,這也是浩蕩時空的神奇所在了。”遺天笑著解釋道。

    “竟然如此!那師尊,您如何知道這些的?”淮昭心中在想,這師父雖修為通神,但也是我自己一樣,第一次破入這神奇時空境界的。

    “九重玄哲之神揭中已然告知過我。記住為師囑咐,此外,剛說的那些令使,他們都是一身黃衣作扮,頭戴金冠,自帶恢弘法相,見了別遲疑,趕快隱匿逃遁,切記切記。”

    “師尊,徒兒知道了。”聽得遺天之言,淮昭心中也是一陣打緊。破入這時空玄妙如此艱難,要是被這無塵令使收拾了,真是前功盡棄。

    “為師這便回去自家修煉,我歷經兩千余年,這功夫自然比你要久很多,為師推算,我或許要比你晚回去數月。若你得成,不必等我,自行回去,做你該做的事。老夫若得最終破入無塵格修,走之前必要助你一臂之力,遂你佛師尊對你的囑托宏愿。我去了!”

    說完,那黃冠女道一個機靈,仿佛萬般疑惑一樣驟然呆在一處,四下打量自己和周圍,一臉不解之色。淮昭知道,遺天乃是附身在此人身上而已,師尊已然離去了。

    十年,看似不長,淮昭卻感覺非常緩慢。

    因為人生重歷,卻很虐心。

    這自修行以來的路程,自己回頭再來一次,著實不易,許多明知道會發生的悲喜苦樂,卻仍然只能眼睜睜看著再次發生,無法改變。

    如果這一切可以改變,父親、娘親都可以活下來。如果可以改變,我可以重新做好多我曾經后悔做錯的事。但是,一切都仍然無法改變。

    可是看似平常如水般的往事突然發生了偏離,在劍川石窟渡入菩提夢境的時候。

    如按生往所歷,淮昭在得獲波若乘訣,金丹初成再突破凝罡重后,佛師尊座下諸位童子會著他重墜塵世,可此刻,并無這些西天佛駕的弟子出現。

    端端的,淮昭在佛界圣境又過去了一日。還是沒等來文殊菩薩座下的一眾師兄弟。

    菩提樹下,淮昭百思不得其解。遺天曾告誡自己,萬不可更改命運走向,可這并非自己主動所為。師兄弟們遲遲沒有出現,這預示著什么?

    萬般無奈中,淮昭仿佛被禁錮在宿命里,沒有任何沖破的辦法。

    猛然,他想起盤古老神的雄渾諦語。

    “此夢,你續否?”

    淮昭眼睛驟然睜開,這里,是他自小以來經歷的奇特夢境,盤古之問,在提醒著自己什么嗎?

    急忙間小子起身,在此間仔細地探尋起來。

    依舊是那一潭碧水,依舊青蓮滿池,身旁還是那巍峨的參天菩提神樹,潭中的巨石已被徐徐上漲的潭水淹沒,空靈的山間莽莽禪音裊裊......

    所有夢境的情景皆止于此,要我續,如何續?

    相對生往現實,這里已經整整多出一天時間了,這時空境里,一絲異常即有可能將遺天口中那恐怖的無塵令使引來。淮昭心中焦急起來。

    “啪嗒”

    一滴露水滴在額頭上,冰冷入骨。淮昭舉手用衣袖擦了擦頭,不禁抬首仰望。

    他這才驚奇地發現,一根粗壯的蔓藤自頭頂天際而垂,緩緩地在空中搖晃。而此間的天空竟波光粼粼,仿佛置身水下一般。

    這里竟會是被一層水面覆裹嗎?

    所有的答案,會不會就在這藤蔓的起始?

    抑制不住一陣激動,淮昭一躍而上,沿著這粗壯蔓藤往上攀爬而去。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