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農門喜嫁

第二百六十六章 漫天謠言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幾個人走了之后,夏大娘對著采青安撫她道:“采青啊!你先別上火,說不定是有人眼紅,見你賺錢了心里嫉妒,等他們回來看看情形再說。頂 點 小 說 X 23 U S.C OM”

    陸采青抬頭,兩眼清明,說道:“娘!劉嬸你們放心,我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他們嘴長在他們身上,我還真的管不了。”

    “采青啊!你是不知道這唾沫星子能淹死人,別看咱村子不大,要是到了人盡皆知的地步,你在村子里可就舉步維艱了,就別說帶著村民致富,就說那剛剛原諒你的那個陳氏就夠你喝一壺的。”劉嬸耐心的勸道。

    夏大娘聽了,也是著急,道:“這究竟是哪個天煞的再造謠,這不是要毀了咱們采青嘛?”

    陸采青聽了,覺得劉嬸說的有道理,這謠言如果不及時止住,首先面對陸氏的時候,她就會心存懷疑。

    夏大娘和劉嬸唉聲嘆氣,不知道該如何勸解采青,陸采青一言不發,想著心事。

    一個年剛剛過去,宋家的頭上就長滿了黑云,李慶元兩口子回來,事情打探的毫無進展。

    雙柱回來的時候,更是一籌莫展,宋子羽本以為會追溯到源頭,可是一傳十、十傳百的迅速,根本無法追根究底。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一天剛過,事情就在陳家村傳開了,漫天的謠言像滾雪球一樣,越傳越厲害。

    陸采青經過一天的琢磨,心里下定決心,一定要為自己討回公道,那么首先她要確定一件事。

    她把自己的疑慮和全家人商量了一遍,因為這件事關乎這林懷瑾的名譽,還有他知道他對自己的關心。

    所以她想親口聽到他和這件事到底有沒有關系。如果他真的為了自己傷害了陳陽,那么陸采青就決定,自己承擔后果,侍奉陸氏一輩子來贖罪。

    如果這件事和林懷瑾沒有關系,那么自己絕對會查出造謠之人,既然事情講的這么明白清楚,還知道有林懷瑾這號人,在村子里和自己過不去的人只有她。

    眼里充滿了恨意,我不和你計較,你卻處處與我作對,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我都不在顧及其他。

    她清早起來,就和宋子羽一起,先到陳家走一趟,她知道陶嬸那個大嘴巴一定會把事情和她講。

    她先要去安撫一下她的情緒,畢竟這件事對她打擊不小。

    因為來的較早,村里的人還沒有起床,她和宋子羽進院,就直接走了進去。

    陶嬸一開門就非常意外,張嘴就問:“你們怎么來了?”

    陸采青知道她的意思,事情沒有過去,正在風口浪尖上的時候,她該避著老太太才是,怕她們剛剛建立起來的信任就此終結。

    屋里“咳咳”的一陣咳嗽,成功的吸引了采青的注意。

    她繞過陶嬸,一挑簾走了進去,就見炕上躺著陳氏,面朝著炕頭,不知是睡還是醒著。

    陸采青回頭看著陶嬸跟著進來,便開口問道:“陶嬸!這是怎么回事?不是好好的嗎?怎么說病就病了?看了大夫沒有?”

    陶嬸面上為難的說道:“采青啊!你別急她不要緊,你既然來了,我也不瞞你,前日村里就有流言說老姐姐家的陳二郎是被人指使,才會丟了性命?”

    宋子羽激動的說道:“胡說八道!陶嬸這是謠傳,那些人看不得我家小媳婦好,才故意陷害。”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不信,老姐姐聽到風言風語,想起了慘死的兒子,兇手還逍遙法外,一下子支撐不住才病倒了。”陶嬸說完還摸了把眼淚,替她難過。

    陸采青見陳氏閉著眼睛,眼珠滾動就知道她醒著,估計是不知道怎么面對自己,心里也懷疑是不是自己指使,不見面是最好的結果了。

    她來的時候,就和宋子羽說了,最壞的結果,大不了從頭來過,只要問心無愧,讓老太太撒撒氣也沒什么大不了。

    陸采青坐下來看著陸陳氏的背影,也知道陶嬸是避重就輕的把事情淡化了,其實她就是半信半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主謀,又不好張口才故意不和自己說話,借著裝睡躲避。

    “陳伯母!我知道你心里存有疑慮,半信半疑這我不怪你,畢竟陳陽是你的寶貝兒子,就算他再賭再不好也是你辛辛苦苦養大的兒子。不過這村里的謠言您不可信,我陸采青的為人您還不了解嗎?但是這里牽扯到一個我朋友的聲譽,我做事從來都是光明磊落,今天來我只要是想求證我的朋友有沒有幫我的忙。如果有結果我一定來第一個通知你。”

    陶嬸聽了,趕忙問道:“采青呀!這點我們想到了,你的為人我信的過,但是你朋友,據說還是城里的活閻王?”

    陸采青聽了眉頭緊鎖,連陶嬸都懷疑林懷瑾,就別說吃瓜群眾了,自己也是沒有把握,林大哥會不會為自己出去才將人給害了,可他知道那陳陽的腿是怎么折的。

    宋子羽見小媳婦不說話了,便道:“陶嬸!陳伯母!我宋子羽在這里發誓,小媳婦絕對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林大哥如果做錯事,但是他是為朋友路見不平,說不好聽的當初陳陽就是想強占小媳婦,這誰都知道,一怒之下做了什么,想必也會情有可原。”

    “宋大哥!這時候說這干啥?”

    “小媳婦你別管,如果真是這樣,我代林大哥替你贖罪,我認你做干娘,給你養老送終!”宋子羽義正言辭的說道。

    “宋大哥!”

    “還有!如若不是林大哥所為,冤枉了他,陳伯母我希望你不要和小媳婦有任何的隔閡,我們繼續親如一家!”

    “這孩子真是孝順,好了好了!老姐姐身子不適,她醒了我把話傳給她,你們先辦正事,這個造謠的人真是可惡,這才剛剛好沒幾天,就起這幺蛾子,你們去忙吧!去忙!這里有我足夠!”陶嬸催促著他們道。

    陸采青起身,看了看陳氏依舊沒有要說話的意思,便囑咐陶嬸道:“那我們先走了,過會吃完飯,給陳伯母找個大夫抓點大補的湯藥。”

    吩咐完便和宋子羽兩人離開了。

    陶嬸回到屋里,坐在炕沿上沉默了一會道:“你非要這樣嗎?人家孩子來了,你在這里裝病?”

    陳氏聽了,扭動了一下身軀,回轉身來,做起來抬眼望著陶嬸道:“那你要我和她說什么?說我信任她,讓她不要記在心上?可是我信任她有什么用,他那個朋友我見過,那個林懷瑾,濟州城的活閻王,要想幫她出頭,那是輕而易舉的小事,我是孩子的親娘,我怎么面對她,嬉皮笑臉?我做不到。”

    “你呀!不知道該怎么說你,就是人家林懷瑾幫忙了,也是情有可原,你看看當初你做的事情?那是人干的嗎?”

    “我那時也是鬼迷心竅,想要給老陳家留個后,我錯了嗎?她是我買的媳婦,跟誰不行?是她太執著!”

    “好!我不和你辯解,那你說,真要是人家林懷瑾做的,你咋辦?”陶嬸逼問這說道。

    “那我……我也不知道,林懷瑾家大業大我告不了,可是一想到他是為了采青,我就心里無法面對,畢竟二郎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說到兒子,她還掉下了幾滴眼淚。

    陶嬸見了,譏諷道:“好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兒子被你寵的無法無天,吃喝嫖賭樣樣占全了,你就說你挨了他多少打,你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過人家子羽可承諾了,要是林懷瑾干的,他愿意給你養老送終,我看那孩子和采青一樣心善,這樣也不錯,比你那個不孝的兒子強。”

    “老姐姐!你這是寬慰我,還是給我添堵,有你這樣的嗎,那陽兒再不孝也管我叫了這么多年的娘,如今慘死,我心里怎么好受!”陳氏吧嗒吧嗒掉眼淚道。

    “反正人家都承諾了,要么給你做干兒子,要么就和你像以前一樣處,反正人家管定了,你可想好了,別到時候后悔,如果不是我想看到的結果,咱們老姐倆可就要分道揚鑣了,我找采青那孩子去,我可不跟你同流合污。”陶嬸氣的撅嘴像小孩子一樣。

    “你別呀!這不還沒有結果,我剛剛只是不知道說什么,才裝病,你要是走了,我一個人還有什么意思,再等等!順便我再好好想想。”陳氏抓著陶嬸的胳膊說道。

    陶嬸笑了笑,拉著她的手道:“就得這樣逼你,否則還不知道你要想歪到哪里。”

    陸采青和宋子羽走出陳家,心情沉重,宋子羽拉著她的手道:“小媳婦!別急!當初我們被她罵的那么難聽都挺過來了,大不了從頭再來。”

    陸采青聽了,勉強的笑了笑道:“宋大哥!謝謝你!你為我做了這么多,為難你了!”

    “咱們是夫妻,還說什么謝謝,夫妻本是同林鳥,遇到事情要一起扛,而且我一直有種不好的預感,這次的事件老是覺得和她有關?”宋子羽把心里的疑問說了出來。

    “是她對不對?整個村子就她最討厭我,而且我相信林大哥!他既然幫我出頭,打折了他的腿以示懲戒,就不會再費兩遍事,害了他的性命。”陸采青腦子飛快地運轉著。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