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九瞳至尊

二百四十章 魔尊小弟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南宮絕剛從牟子楓的屋子飛出來,迎面就遇到了一個直徑二十米,散發著令人心悸氣息的紅色圓球,那圓球紅得發紫,發出有規律的律動,仿若里面有什么東西就要破體而出一樣。頂 點 小 說 X 23 U S.C OM

    “這是什么?” 南宮絕就是一愣,可他想后退已然來不及了,只能運起魔力護住全身經脈,硬著頭皮往前沖,“唰唰!”倉促間,雙手各打出一掌。

    “牟大師手下留情!” 隨著一聲大喊,一道年輕的身影從天而降。

    讓人仿若天神一般,大手一揮,牟子楓扔出去的飛鯊獸王獸丹好似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立馬被打回了原形,而南宮絕的掌力也消弭了無形。

    “四階魔尊強者?”

    牟子楓從男人的氣息上判斷,竟然是一個四階魔尊強者,而那人身上的氣息,也令他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及待仔細觀看,他“噗嗤”一聲樂了出來。

    南宮絕一臉驚疑的看著眼前這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雖然他看不清這個青年的修為,可能輕易的化解了自己的全力一擊,實力肯定在自己之上啊,這圣瑤光山什么時候出了這么厲害的年輕高手了?為什么自己一點也不知道呢?

    等到那個青年慢慢轉過身來,南宮絕的眼睛立馬直了,這張臉上一點也沒有褶子的臉,怎么和白逸飛那個老東西有點像呢?

    青年緩緩釋放出了自己的威壓,南宮絕的表情更加的豐富多彩了!

    “四階魔尊初期強者?”

    他感覺一陣懵逼,眼前這個青年可是四階魔尊強者,放眼整個玄魔大陸,就算排不上前十也差不多了,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招惹了這么一尊大佛的存在?不說他使盡全力,就是動動小手指,自己也吃不消啊!

    “萬格隆拜見白長老!” 隨后趕來的萬格隆長出了一口氣,對著眼前這個青年深施一禮。

    “白……白長老?您真的是白逸飛、白長老,白前輩?” 南宮絕的嘴張的老大,再也合不上了,他感覺自己的三觀都被顛覆了。

    “難道眼前這人真的是那個木乃伊一樣,行將就木的白長老?他不是吃了眼前這小子給的延長壽元的丹藥,一直在閉關修煉嗎?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

    要知道,白長老至少有三百年沒露面了,除非老人,就是內門的長老有很多也不認識他。

    白長老自打服下了長壽丹,回到圣宗內門以后,就開始閉關修煉,所以,他變成年輕的樣子就更沒人認識了。而阿黑和阿穎變漂亮以后,在圣宗內門到處行走,起初也沒人認識他倆,及待他倆化出原形,內門的人這才恍然大悟,也接受了他倆改變的現實。

    目前阿黑和阿穎都是風云一樣的人物,作為它們主人的白長老,反倒沒有人提起了。

    如今,看到比自己大了一千五百年的白長老,仿若返老還童了一般,怎么不讓南宮絕感到震驚呢?同時一股狂熱也爬上了他的臉龐,若是自己也吃了那樣的丹藥,是不是比白逸飛還要年輕、還要瀟灑英俊呢?

    “恭喜白長老!賀喜白長老!” 牟子楓微笑著抱拳施禮,“十個月不見,沒想到白長老的修為突破了,真是可喜可賀啊!”

    “牟大師言重了,要是沒有牟大師,我這把老骨頭恐怕早就化作一抔黃土了,墳頭的草恐怕都長了很高了吧?!” 白長老抱拳還禮,眼睛看向南宮絕,臉色逐漸變得鐵青起來。

    “南宮絕,你好歹也是活了一千三百多年的圣宗老弟子了,怎么能夠看出這種仗勢欺人、倚老賣老的事情呢?信不信老夫罰你面壁五百年?!”

    白長老陰鷙地開口,那話語不帶一絲感*彩。

    “白長老,弟子知錯了,求白長老饒恕弟子這一次,弟子再也不敢了!” 南宮絕撲通一聲跪在了白長老的面前,低下了倨傲的頭顱,一聲也不敢開口狡辯。

    “饒你一次?你知不知道,要不是老夫及時趕到,就憑牟大師這枚獸丹的爆炸,就憑你的全力反擊,這圣瑤光山有九成的幾率,會毀在你們的手中!而你們二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使不隕落,也得身受重傷。這損失算誰的?最后還不都是我們圣宗的損失?”

    “都怪弟子一時鬼迷心竅,沒有考慮到這么嚴重的后果,弟子知罪了,還請白長老責罰。”

    南宮絕的姿態放得很低,也難怪他這樣,他剛入圣宗內門的時候,白長老可是教過他修煉的呀,如果白長老依然是二階魔尊巔峰的修為,他還有膽量掰掰手腕,辯個是非曲直,可如今白長老已經是四階魔尊的強者了,他就是有那個心,也沒那個膽兒啊。

    看南宮絕這個態度,白長老不禁暗暗點了點頭,這小子能屈能伸的性格,和一千年前沒什么兩樣啊。

    如果有內門的弟子在場,一定會眼珠子掉了一地,“這還是那個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南宮絕,南宮太上長老嗎?怎么好像變性了一樣?!”

    “牟大師,你這是什么東西?是獸王的獸丹嗎?怎么感覺怪怪的?” 白長老把玩著手中已經恢復了原形,直徑八米的獸丹,驚奇的開口。

    “還好吧,一點小玩意而已,讓白長老您見笑了。” 牟子楓微微一笑,旋即把那枚獸丹收進了儲物袋里。

    “牟大師,你一定要答應老夫,無論是對圣宗的長老還是弟子,不要輕易動用這玩意,否則造成的后果,難以估量啊。”

    “弟子謹遵前輩教誨。” 牟子楓抱拳拱手,恭恭敬敬地沖白長老深施一禮。

    “罷了,說說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長老,還是讓晚輩來告訴您吧。”萬格隆抱拳拱手,恭敬地開口。

    他把牟子楓如何挑戰魔社,如何在生死擂臺上戰勝了魔社社長賈小毅,南宮絕如何出現,救走了賈小毅,以及阿黑和阿穎及時出現的事情,原原本本的敘述了一遍。

    “本來有阿黑和阿穎出現,這件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哪成想就是因為阿穎和阿黑,南宮絕知道了那長壽丹的秘密,也知道了白長老您也服用了長壽丹,延長了壽元。

    今天早上,南宮絕長老找到我,想讓我牽線搭橋,從牟大師的手上也討幾枚長壽丹,牟大師不同意,這才起了爭執,至于后面發生的事情,白長老您自己都知道了吧?!”

    “南宮絕,看來老夫真得關你五百年禁閉,這件事情的起因都在你自己呀?你知不知道,就是老夫延長壽元,也是答應了吳牟大師很多條件,你這個樣子兩手空空就來找人要丹藥,和那些強盜強搶有什么區別?” 白逸飛陰沉著臉,冷厲地開口。

    南宮絕的眼角抽了幾抽,實在是白長老的話讓他感覺到陣陣寒意,“真的要關自己五百年禁閉嗎?那自己還不得老死在那禁閉室里啊?”

    他的心里也是一動,“白長老說這話有什么深意呢?” 按理說,作為一個活了兩千八百年的老怪物,他怎么也不應該把自己給牟子楓好處的事情講出來呀,可偏偏他就不按常理出牌,把這件事情講了出來,難道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嗎?

    那一刻,南宮絕的大腦飛快地轉動,“牟大師,”他也學著白長老的稱呼,“只要你饒過我南宮絕,我可以給你修煉資源,好多好多的修煉資源。”

    “南宮長老,你也太瞧得起你自己了,你看我像是缺修煉資源的人嗎?” 牟子楓哂笑道,手一揮,上千個裝滿中品魔晶的儲物袋就飛了出來,摞成了一堆。

    不單是南宮絕,饒是活了兩千八百多年,遇事已經波瀾不驚的白長老,也是眼睛發直,心頭震撼,那震驚的程度更是無以言表。

    至于那萬格隆,已經被這一場景驚得說不出來話了。

    “這小子怎么會有這么多的魔晶?要是都拿出來,恐怕都能趕上圣瑤光山儲藏的一半兒了吧?”

    “牟大師,你這是搶劫人家山門了嗎?” 白長老戲謔地開口。

    “呵呵!”牟子楓笑了一聲,手一翻,手里就多了一枚淺綠色的丹藥,丹藥上六道紋路閃爍著光芒。

    “上品金丹?”白長老顫抖著雙手抓過那丹藥,“這難道也是延長壽命的?”

    牟子楓輕輕點了點頭,“還好吧,不過藥效沒那么高,只不過能增加一百年的壽元罷了。”

    “一百年壽元?那也不少了!” 白長老苦笑著搖了搖頭,“難怪人都說煉丹師比打劫的來錢都快啊!”

    南宮絕傻愣著站在那里,他都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和牟子楓這個晚輩比起來,自己真是連井底之蛙都不夠格啊。和丹道宗師比財富,那不是和牦牛比毛多,簡直找死么?

    “想讓白長老饒恕你也可以,” 牟子楓哂笑笑著開口,“答應我一個條件,不但不用去禁閉五百年,而且我立馬延長你一千五百年的壽命。”

    “什么條件?”南宮絕臉上一喜。

    “為我服務五年。” 牟子楓淡淡開口。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