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寻龙迷踪

第十九章 关二公子之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关家二少爷的尸首就摆放在灵堂的后面。x23us.com

    灵堂设?#36855;?#21069;厅之上,悬挂着白布,摆放着白花,好一副悲痛肃穆的气氛。

    灵堂中央有一位全身素缟的中年妇人,呼天抢地地哭倒在地,哭到几乎昏阙,身旁几个丫鬟正在劝慰。想来这位应该就是关四老爷子的续弦夫人,关二公子的亲生娘亲了。

    荒月先生看见了她,身?#25105;?#21160;,似乎也想要上前劝慰?#22919;洌?#21364;又犹豫了一下,硬生生地止住了步子,最后还是快步跟着关鹏举从一侧穿过了灵堂。

    也对,作为一个母亲,经受的丧子之痛,岂是旁?#35828;募妇?#21149;慰可以安抚的?倒不如让她先痛痛快快地发泄出来,也许?#25346;?#22909;一些。

    穿过了灵堂,后面就停放着关鹏飞的尸首。

    由于时间仓促,连棺材也还没有采买回来,关家二公子就躺在这空荡荡的屋子中央的一块木板上,身上覆盖着白布。

    荒月先生无比沉重地缓缓迈步上前,伸手揭开了关鹏飞尸首上的白布,这位自小就被传为天资极高,如今就快要继承这偌大的青龙镖局的关家二少爷,就静静地躺在?#25250;錚?#27809;有了一丝生气。

    他的衣衫很整齐,没有什么打斗过的痕迹,除了喉咙上的一处剑伤,全身再没有半点血污。在?#26007;?#30475;来,或许因为他们不是同母所出,这位关二公子和他的哥哥关鹏举,倒是长得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不同于关鹏举的身材硕长,他的身材却显得有些矮小,关鹏举面颊瘦长,他?#35789;?#20010;方形的国?#33267;场?#20116;官也长得也是狮?#25250;?#21475;,和关鹏举没有半分相似。

    ?#19997;蹋?#20182;那毫无血色惨白的脸上?#35789;?#19968;副吃惊的模样,双眼圆睁,似乎到死也不相信会死在这个凶手的剑下。

    荒月先生慢慢地用手掌轻轻地抹过关鹏飞的面庞,为他合上无神的双眼。

    可是他的手掌离开了之后再看,关鹏飞闭着的眼睛竟然又缓缓地睁开了!

    ?#26007;?#24525;不住全身打了个冷颤,这是死不瞑目啊!

    他注意到荒月先生的手也在颤抖着,抬头一看,不止是手,他的全身都在激动地微微颤抖,双眼凝望着关鹏飞圆睁的双眼,脸?#20384;侠?#32437;横。

    ?#26007;?#24515;中不禁一阵狐疑,就算荒月先生与关四老爷子是多年的至交,情同手足,把他的儿子视如己出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他现在的这个反应是不是也太激动了一些,就好像死的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

    看起来,这位荒月先生?#25346;?#26159;个重情重义的性情中人。

    这时候有家仆在门口禀告:“大公子,门外有客人求见。”

    关鹏举本来一?#38381;?#22312;一边,冷眼看着荒月先生和?#26007;?#20004;人一言不发,听闻此言转身问道:“是什么人,是来拜祭我弟弟的吗?”

    那家仆迟疑了一下,抬眼看了看屋里的?#26007;悖?#35828;道:“他们有男有女,看身上的服装也不像是来拜祭的,据他?#20146;?#31216;,说是这位叶公子请他?#25250;?#30340;。”

    关鹏举?#35835;?#19968;下,转头用询问的眼光看向?#26007;恪?br />
    ?#26007;?#28129;淡一笑:“在下听闻关四老爷子中风病倒了,所以特别请来了我的朋友程姑娘来为老爷子诊治。”

    关鹏举呆了一下,问道:“程姑娘?可是昨日为马靖马监军诊治伤寒病症的,神医程三思的女儿程姑娘?”

    ?#26007;?#28857;?#36820;潰骸?#27491;是。”

    关鹏举脸上露出了?#37319;?#27605;竟神医程三思之女程姑娘?#39759;?#20102;马靖马监军的病,还揭穿了名医简太医误诊的事情,如今在兰州城中?#20011;?#26159;人尽皆知了,谁也不会再对程姑娘的医术有所怀疑。

    他立即吩咐家仆赶快把程姑娘引到父亲所在的内宅卧室里去,家仆忙

    不迭地去了。

    ?#26007;?#24515;中?#25932;Γ?#20182;请程念真前来哪里是为了给关四老爷子治病,那会儿他都还不知道关四老爷子中风的消息呢。

    他请程念真来其实是为了看看关家二少爷的尸首,程姑娘的验尸本领他可是见识过的,说不定就能翘楚什么蹊跷。可是这?#36855;?#20040;向关鹏举关大少爷开口呢,他心里这时候却犯?#22235;選?br />
    解祯亮和程念真?#19997;?#23601;站在青龙镖局大门前,他们的身后还站着唐柔和张痴张胖子。

    本来解祯亮想着唐柔需要照顾小桑吉,而张胖子昨晚辛苦了一夜,需要多休息,所以并没有打算叫上他们俩的。

    可是唐柔说唐大是让她来保护?#26007;?#30340;,她不放心?#26007;?#19968;个人和陌生人待在一起,一定要去看看。而张胖子竟然也声称对?#26007;?#21333;独去青龙镖局不放?#27169;?#22909;说歹说一定要跟着去。

    说起来也奇怪,自打这一趟从京城出来,解祯亮感觉一向行事大大咧咧的张胖子,对于?#26007;?#21464;得格外?#24863;牧似?#26469;,好像处处都在担心他的安全。?#36824;?#36825;也没什么不对,毕竟他们都是自小义结金兰的异姓兄弟,解祯亮也就没有多想。

    于是四个人就一齐出发,来到了青龙镖局门口。

    就在他们在门外等候通传的当口,张胖子忽然伸出胳?#20179;?#25413;了捅唐柔,唐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在青龙镖局的两扇大门之上,赫然画着一个图案,大约是青龙镖局的标志,?#35789;?#22312;白底之上一条黑色的盘龙!

    唐柔和张胖子顿时都愣住了。

    这个图案他们俩都曾经见过,而且印象极深。

    唐柔在跟踪那个满脸横肉的喇嘛的时候,在城墙根处与喇嘛见面的那个白衣人,前胸就绣着这么一条黑色的盘龙。

    而张胖子在昨夜简太医家屋顶上,所看见的那个偷偷和简太医弟子见面密谈的白衣人,胸前也绣着这样的一条黑色的盘龙!

    这么说来,他们所见到的白衣人,其实就是青龙镖局的人?看起来,这个青龙镖?#27490;?#28982;不简单。

    两个人正在愣神的时候,从门里出来了一位家?#20572;?#27605;恭毕敬地把他们引进了镖局大门,直接引去?#22235;?#23429;的卧房。

    等到关鹏举带着?#26007;?#21644;荒月先生过来的时候,程念真?#20011;?#20026;关四老爷子诊视完了病情。

    ?#26007;?#20851;切地问道:“老爷子的病情怎么样?”

    程念真摇摇头,皱着眉头答道:“中风?#34987;?#30340;病人之前我也曾见过不少,可是像关老爷子这样乱的脉象,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本来我用药加上针灸之术,相信不出数日就能让他恢复神智,?#36824;?#22914;今的情况下单单依靠药物,恐怕时间就要长一些了。”

    ?#26007;?#21548;完?#24187;?#30333;,问道:“为什么不用针灸之术了?”

    程念真白了他一眼:“关老爷子神智虽?#32531;?#28034;,可是他一身的武功可还在。针灸之术必须要受针之人配合,下针之时分毫不能有偏差,稍有差池,后果殊?#35328;?#26009;。”

    “我刚才为关老爷子诊脉之时,他的内力浑厚强劲,是我平生所仅见。如果施针之时他穴位被银针刺激之下,脑子又一片混乱,动起手来,你们谁能制得住他?万一引致针灸位置偏差,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26007;?#34429;然受了她一番抢白,?#35789;亲?#23383;在理,当下也不得不连连点头,一旁的大公子关鹏举和关家的下人们听了更是感觉佩服不已,对这个小姑娘的医术再无半点怀疑。

    于是程念真立即开具药?#21073;?#20851;鹏举则赶紧去安排人前去抓药,大家仿佛又看见了关老爷子康复的希望,都忙碌了起来。

    趁着关鹏举走开不在身边,唐柔和张胖子赶紧把在门口看见的那个黑色的盘龙图案和之前所见到的两个

    白衣人胸前所绣的盘龙一模一样的事情,告诉了?#26007;恪?br />
    ?#26007;?#21548;完眨了眨眼,心中也满是疑惑。

    这么看起来,那一伙?#24187;?#26469;历的恶喇嘛,以及简太医身边那个神神秘秘的弟子,都和这个青龙镖局中的人有联系。而且从他们需要?#37027;?#31169;下见面密谈来看,这关系绝不像是什么正大光明的。

    只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关四老爷子是否知情?又或者,只是青龙镖局中某一个人私下的?#24418;?br />
    他扭头看了看一旁的荒月先生,荒月先生面无表情,好像完全没听见他们刚才的话,仿佛一点也不关心。

    自打刚才见过了关家二公子关鹏飞的尸首之后,他就一直是这副表情,好像对什么都不关?#27169;?#19981;在乎,可是?#26007;?#33021;看见他眼睛里藏着的深深的悲痛。

    ?#26007;?#24515;里又泛起?#22235;?#31181;感觉,他的悲痛绝不是为了他的亲如手足的朋友关四老爷子,而是为了关家二公子关鹏飞的死。

    他和关鹏飞的关?#25285;?#19968;定绝不一般!

    沉默了片刻,?#26007;?#20302;声对程念真说道:“程姑娘,一会儿我想办法让你去看看关家二公子的尸体,你仔细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没?#23567;!?br />
    刚说完,旁边一直冷着脸沉默不语的荒月先生忽然开口道:?#23433;?#24517;了。”

    ?#26007;?#24778;讶地看向他,荒月先生接着说道:“老夫?#20011;?#20180;?#35206;?#30475;过了,鹏飞是被人用快剑从颈后刺入,喉前透出,一剑毙命。他全身再无其他伤痕,也没有何人动过手,死因没有可疑。”

    在场的人俱都是一呆,想想这一剑,是如何的快,如何的狠毒,才能从这个角度,一剑夺人性命!

    ?#26007;?#38382;道:“关二公子武功如何?”

    荒月先生答道:“次子天资聪慧,自小得老夫与四哥悉心指点,在兰州城中,没有几个人是他对手。”

    ?#26007;?#30385;起了眉头:“?#28909;?#20851;二公子武功这么好,有谁能用剑这么快,这么毒,一剑?#36538;?#20102;他居然他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荒月先生冷冷地看着?#26007;悖骸?#21482;有一个人。”

    ?#26007;?#36861;问道:“谁?”

    荒月先生叹了口气说道:“我!”

    ?#26007;灃读?#19968;下。

    他当然不会相信荒月先生是凶手,?#36824;?#26159;因为他与关家的密切关?#25285;?#20182;与关四老爷子几十年的友情,单单就从他得知关鹏飞的死讯之后,那一种?#25346;?#30528;的无比的悲痛,纵然是亲生儿子死了也?#36824;?#22914;此。

    这样的悲?#35789;亲安?#20986;来的,所以?#26007;?#30456;信他绝对不是凶手。

    根据关二公子的?#19997;?#30475;来,这一剑又快又毒,还让武功不错的关鹏飞连动手的机会都没?#23567;?#20160;么样的剑法能面对面站着出剑,却让人颈后中剑的呢?这也太过诡异了?#26705;?br />
    ?#26007;?#27491;在冥思苦想的时候,脑中忽然一个念头一闪,他想起了关鹏飞尸首脸上的惊恐表情,和他那死不瞑目圆睁的双眼!

    为什么一定要是面对面站着的呢?

    正常情况下,一个练武之人面对对手甚至是不熟悉的人,也是绝不可能会背?#38405;?#20154;,把破绽最多的背后卖给对方的。关鹏飞这些年押运镖?#24213;?#21335;闯?#20445;?#27743;湖阅历并不少,绝不可能会犯这样的错误。

    除非,除非那是他非常熟悉而且放心的人,所以他才会放心的背过身去,没有一点提防。

    联想到他尸体脸上的惊容和死不瞑目的双眼,他至死也不相信这个人会杀他!

    这个人他一定非常熟悉,到底会是谁?

    ?#26007;?#30446;光闪动猛一抬头,看见荒月先生正盯着他,从眼睛里能看出他也正在想着同样的问题。

    ?#21069;。?#36825;个凶手到底是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20445;?#23558;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
河北11选5现场开奖 36选7福建体彩论坛 北京快三微信加群 盛杰堂平特王日报 内蒙古体彩时时彩泳坛夺金 天津体彩 免费会员一码中特资料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腾讯欢乐升级炒地皮 澳洲幸运10全天计划 36选7号码 北京赛车pk10官网直播 王中王论坛香港马会一肖中特 新疆25选7中奖规则 足球博彩网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