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正义女警复仇记

第214章:补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季悦儿,你跟我进来做什么?#20426;?br />
    越柏年随手扯下了领带,回头看着跟在后面抱着个兔子背包的小女人。m.x23us.com

    背包抱在怀中,我把半张脸藏在兔子耳朵后,仅露出一双澄澈的瞳孔,怯怯地看着他。

    “季悦儿这是单人间。”越柏年提示道。

    “然后呢?#20426;?#25105;环视了一周,最终视线落在房间中唯一的一张大床上。

    “你不会让我一个人住隔壁?要是你把我丢在这里了怎么办?#20426;?#25105;微微侧过身子,手指卷着披散在肩上的头发,“而且我没有带钱……”

    越柏年凝视着我,片刻冷?#23380;?#21521;另一侧,“下不为例!”

    越柏年把包中的衣服翻了一遍,皱眉看着那堆?#39029;?#19968;团的衣服,冷声问道:“季悦儿,你把我底 裤藏到哪里了?#20426;?br />
    我跑过去激动地嚷道:“我没有拿你的内 裤好吗?#20426;?br />
    ?#23433;皇?#20320;拿了,它还会长腿跑了?#20426;?br />
    越柏年怒不可遏把包里的衣服全部倒了出来,还把背包扔到了一边,双手撑在床沿处。

    “越柏年你发脾气它也跑?#24576;?#26469;的啊。”

    这个男人动不动?#22836;?#33086;气。这件事毕竟是我弄出来的,我走了过去帮忙寻找。

    越柏年没有耐心等我,只随手拿了件衣服便转身往卫生间走。

    进入前他还不忘吩咐道:“季悦儿,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送多一份早餐过来!”

    ?#29240;?#36947;了!”

    打过一旬电话,回到床边继续把床上的衣物折叠整齐后放入背包里。

    就出来一天,有必要带这么多衣服出来吗?

    叮咚!门外传了按铃声,这送餐速度也难免快了点。

    刚把服务生打发离开,越柏年便?#28216;?#29983;间出来。

    我站在门口处,对刚才的行为解释道:“送餐的人刚刚过来。”我慢慢地?#34917;?#26469;,有些尴尬地示意了一下放在柜台上的?#28548;鎩?br />
    越柏年淡淡地扫过一眼,没有接话,用毛巾随意地擦拭着头上的湿发。

    我抬眸注视他,视线贪?#36820;?#30001;上往下。

    沐浴后的越少摆明就是向我展示他完美的身材,上衣只扣了最下的两颗扣子,底下就穿了一条短裤。露出他那大长腿,好?#20303;?br />
    我有些恍惚,目光最终停在他下部?#22909;?#20284;他没有穿那个……

    “季悦儿你的眼睛看哪里!”

    越柏年原?#28982;?#22823;?#23596;返哪?#26679;,捕捉到某女居然用那双入神的目光盯着……瞬间他跳上了床,扯过被子盖住,?#21069;?#30361;俊脸上微微发红。

    见他如此窘迫,突如其来的心情大好。

    我束着手笑道:“没?#35789;?#20040;,我去洗澡了。”

    说完,我拎着兔子背包往卫生间走去,床上的少爷还一副警惕地盯着直至我走进去关上了门。

    回想起越柏年那表情我就觉得很搞笑。

    磨蹭了许久,直到皮肤都发皱了,我才用毛巾擦拭身子,换过一身新衣。

    幸得在商店那会儿,越柏年没有耐心一口气买下了两套衣服,不然我哪来衣服可以换?

    穿上衣服,我?#35328;?#36215;的头发放了下来,对着镜子梳理着那头卷发。静逸的环境,最能引人深思。

    说实在的,越柏年也算是个好男人吧,虽然脾气臭了点,其他还可以,对待下属?#39184;?#22909;的。木婧会?#19981;?#20182;,这也?#30343;?#23436;全没道理。

    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抬眸看着镜子中的女人,?#19988;?#25022;忧桑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吓得我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越柏年与木婧,?#19988;?#24456;不错啊。当年溯家与木家一事,木婧也是受害者。若再见面,恨应该不再了。

    我掬起一捧冷水朝脸?#31185;?#21435;,冰冷的触感,一丝悲凉从内心深处传来。

    当我看见木婧与越柏年走在一起,我无法说出自己没有半分妒忌。当我从几十张风景图中捕捉到木婧的身影,我不?#35980;怀?#35748;内心满满的失落。

    ?#35789;?#20182;们分开两地又怎么样?#24656;?#26377;木婧出现,我终究是这台戏上的小丑。

    我抓了抓头发,清理了一遍思绪,这才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一开门便听到了有些扩大的对话声,是从房间里的电视上传来的。

    我环顾了一圈,没看着另一个人影,只看到床上被子有个小山坳突起。

    电视与床相对,走近床边时,电视上正播着肥皂剧。

    这是罕有的事。越少从不看这电视,说白了他就随手把电视开了,至于上面的节目他应该是眼角都不扫。

    “越柏年?#20426;?br />
    我小声地叫了一声,走到?#39184;?#22788;,先入目的是柜台处搁着的?#28548;錚?#36824;有一份完好无损地放在那里。

    床上,越柏年已经闭目睡眠?#23567;?#20182;的脸侧向一侧,大字型地仰躺在床上。被子上方盖到他的胸膛,下方露着他的小腿和脚。

    “越柏年!”我一边小声叫着,一边朝他伸出两只爪,本想刺探一番看他是否真睡。

    脚下冷?#29615;?#36393;到了某样东西,我低头看了一下,貌似是某人用来擦头发的毛巾?

    我拎起那毛巾,?#24736;?#22320;往床上的男人看了一眼。见他睡得这么安详,想必他也是累了。

    昨日?#19979;?#19968;整天,晚上就坐在车上打盹,深夜还被我拉出去,事后又发生了那单案子。

    精力充沛也?#24623;?#38480;的,想想我还是决定不去打搅他。

    简单地收拾一下,我坐在床的另一侧,特意把电视的声音调小,捧着?#28548;?#19968;边看一边?#28020;?br />
    虽?#30343;?#21333;人间,不过这床是标准的双人床。对于消瘦的我们来说,足足有余。

    终于我也躺到床上,居然精神充沛,一丁点睡意都没有?

    无聊时刻,需要找些事情来做。然而,在这房间里,除了我就?#30343;?#19979;身侧的人了。

    我侧身看着他,越柏年睡得很安稳,一睡着几乎没有再动。此时他正侧脸向着我,可以让我直视他的睡容。

    可能与他的性格相关,?#35789;?#26159;睡觉他的?#32426;?#26102;?#30343;?#30385;起。

    我伸出食指轻轻揉着他的眉心间,察觉他那?#33080;?#30340;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

    我收回了手,目光落在那长长的睫毛上。以前没有遇上所?#22278;?#30693;道。

    视线从他高挺的鼻梁往下,越过他的下巴?#26412;保?#30452;到被子下赤 裸着的胸膛。

    上一次,我?#20302;?#22320;戳了下曹升的胸肌,弹性十足。不知道男人与人妖相比,会是怎么个区别法?

    我一边想着,一边朝他的胸口探出的手。手指忍不住发颤,眼睛一个劲地盯着眼前那块肉,生怕会落错?#35828;?#26041;。

    食指与中指指腹贴上他的皮肤,很结实的触感,而且手感超好,滑溜溜的。

    我觉得这有毒,居然还会令人上 瘾?

    啊!作乱的手指突然被抓住,我吓得大叫了一声,回头看向越柏年。

    那本该睡着的男人如今已经睁开了双眸,正用?#19988;?#40503;的眼神盯着我。

    “越柏年,你装睡?#20426;?#22768;音一出,我发现自?#25022;兜没拧?#34987;人抓个正着,难免底气?#30343;?#19979;一层泡?#21834;?br />
    “我睡了,?#30343;?#27809;睡死。”越柏年凝神注视着我,一字一顿地说道。

    暂时还?#29615;?#29616;他有动怒的倾向。我虚伪地笑道:“哈哈~是吗?那你继续睡继续睡,我就不打扰……”

    啊!话还没说完,越柏年突?#30343;直?#29992;力一拉,我只觉得自己被迫朝他扑去,最?#24352;?#21040;他的身侧。

    还?#29615;从?#36807;来发生了什么事,腰间便多了一道禁锢,头顶上方传来了越柏年不咸不淡的声音。

    “刚才?#30343;?#24456;?#19981;?#21527;?#38752;?#36817;一点,可以看得更清晰。”

    额,我可以说现在不?#19981;读?#21527;?

    我推了把他的胸口,无果,“越柏年,我们这样子不好吧?#20426;?br />
    “我觉得挺好。”

    越柏年闭目养神,掌心下纤细柔美的腰肢,却一直扰乱他的?#30007;鰲?#20182;还是第一次在睡觉面前,对另一件事念念不忘。

    察觉身侧的人在底下搞小动作,我伸手狠狠地掐了他一把,“越柏年,睡觉!”

    越少叹了一口气,手臂稍微用力,?#25139;?#21363;遭到我的拒绝。

    我用双臂撑着他的胸膛,尖叫道:“越柏年不可以靠得这么近!”

    越柏年眉心一拧,?#36393;幻?#20102;耐心。他躺正身体,侧过脸去闭目休眠不再理会我。

    我抬眸看了看他,见他没有了动作,转而就这姿势渐渐进入睡眠?#21050;?br />
    等我再一次醒来,人已经在车后座。

    我很自然地翻身要伸直身体,一?#25386;?#22312;车门上,痛得我瞬间清醒过来。还没认真看看周身环境,背后一滑,整个人径直倒下车垫。

    一身肿痛,我从?#36947;?#29228;起来,趴在车窗上看着窗外。

    外面下起了雨,往来的车?#23621;?#20154;群,告诉?#39029;?#24050;经在城区之间。

    我往前座望去,“越柏年,我们回到哪里了?#20426;?br />
    “到b市了。”

    “是吗?可是我怎么觉得这车辆几乎不动?#20426;?br />
    大雨滂沱,两侧的车?#23621;?#24314;筑相对静止。街道上只有零散的几个人走动。

    越柏年应声道:“应该是出了场车祸,前方交警正在疏通路段。”

    “交警部门?对了越柏年,上一次我跟你说的那个山路飞车……”

    “这属于交警部门的管辖?#27573;В?#25105;们侦查部门?#30343;?#29702;。”越柏年淡淡地说道。

    心中?#24187;?#26377;些失落,我无精打采地应道:“是吗?#39063;丁!?/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
极速时时彩75秒官方 好运彩3公式排列3玩法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腾讯nba下载 今日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 上海时时乐福利彩票 中国福彩网开奖公告 乌鲁木齐麻将机遥控器 彩尊五分彩计划软件 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 辽阳福彩投注站分布图 海南体彩官网下载 23号双色球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