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故纸堆

第九五章 总算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林仙草睡的沉,秦王轻手轻脚出门,一点也没惊动她。x23us.com

    直到后半夜秦王才回来,一身寒气摸到床上,这回把林仙草惊醒了,迷?#38498;?#31946;?#39318;?#23601;要坐起来:“该起来了?”

    “没有,还早呢,你睡吧。”秦王忙伸?#32440;?#26519;仙草按回去,冰凉的手反倒把林仙草激清醒了,惊讶道:“你手这么凉?出去了?”

    “嗯,大姐儿病了。”秦王正满肚子郁气,见林仙草反正也醒了,搂着她侧身?#19978;拢?#22836;枕着只胳膊,烦恼的诉着苦,“仙草,难道小姑娘都这么娇弱?大哥儿、二哥儿小时候从没这样过,大姐儿一年到头就没有过好时候。”

    “大姐儿有一个多月没病过了吧?”林仙草没睁眼,心里却在想着还没回来的云秀。

    秦王呆了下,算了算道:“还真是,你不说我真没留意,从搬进老夫人院里,这?#25925;?#22836;一回生病,看样子大点就能好了。”

    “多大也好不了,大姐儿是个可怜的,跟我一样可怜,姑娘家都是没用的赔钱货,穷人家生了姑娘,就留着换粮食度荒年,或是给哥哥们换媳妇。象你们这样的贵人家生了姑娘,那就留着争宠用了,天天让她病着,不就是为了让你天天去她娘那里?这一回,她娘没跟在她在一起,”

    林仙草打了个呵欠,仿佛在迷?#38498;?#31946;说梦话。

    “又病了,肯定跟你说是想她娘想的吧,你把她娘放出来没有?唉,可怜的孩子,要是大姐儿是个哥儿,也不知道能不能少病几场。”

    秦王越听脸色越白,继而转红,接着又青了,一只?#32440;?#25569;起又松开,松开?#32440;?#25569;起,’呼’的坐起来,光着脚就跳下了床,边浑身发抖抓着衣服下摆用力往身上套,边言语凌乱的冲林仙草道:“你别起来,没事,我没事!爷的孩子!岂能容人糟践!我没事,我现在就让人查!往死里查,查出来挨个打死!全?#30475;?#27515;!”

    他话没说完,林仙草已经跳下床,一边扬声叫人掌灯,一边利落的侍候秦王穿上衣服好让他赶紧去查。

    第二天天刚亮,就有婆子匆匆到门口传了话,早上的请安免了,林仙草站在厢房里,将窗户推开条缝,透过?#33080;?#30340;缝隙看着外面有些灰蒙蒙的一线天。

    云秀不在的日子,她在这个府里的视线就象眼前的一线天。

    直到傍晚要去正院给王妃请安了,云秀还没有回来,林仙草已经不是心事忡忡和焦虑了,她觉得自己这两天两夜间已经老了不知道多少,要是云秀今天再无音信,自己会不会一夜白头?

    王妃看起来伤心而疲倦的靠在炕上,看着众姨娘悠悠的叹着气:“都回去吧,昨夜里到今天出了那么些事,我这心里。”

    王妃?#38376;?#23376;按着眼角,显的不知道多难过伤心,?#23835;?#30340;捶了捶了胸口,长叹了几口气才说出话来:“难过得很,爷气成那样,唉,都回去吧,爷心情不好,仙草小心些侍候。”王妃对林仙草和颜悦色的吓人。

    林仙草急忙点头,赵姨娘从眼角斜了她一眼。

    王妃说着让众姨娘回去歇息,?#20174;?#32110;絮叨叨足说了小半个时?#21073;?#19981;外乎她这心?#35828;?#31616;直了,她这难过天上地上都少见。

    确实少见,依林仙草看,王妃这心要伤也是?#38376;?#25918;的心花伤着的,是太高兴了硬忍着憋的。

    王妃总算诉好了她的伤心,放众姨娘出了正院。

    林仙草垂头快走,刚转过墙角,赵姨娘几步赶上来,拦在林仙草面前,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道:“周?#21523;?#36827;?#25112;?#22530;了,若想出来……只怕这辈子是难有机会了,你……”赵姨娘上下打量着林仙草,轻笑了一声,缓?#21644;?#21518;半步柔声道:“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呢,不显山不露水,?#20040;?#37117;占全了。”

    林仙草直直的看着她,眼里脸上都没有半丝表情,要是云秀真回不来了……

    她满心满腹想的都是这个,赵姨娘说什么,其实她一句也没听到。

    赵姨娘却被林仙草这幅仿佛浑不吝的姿态惹的又是恼怒又是心虚,退了一?#21073;?#21448;退了一?#21073;?#22312;林仙草直的一动不动的目光的死盯下,躲闪开目光,那幅一惯的淡定也维持不住了,脸色发青的冷’哼’了一声算是交待,脚步急匆的把裙子走成了惊涛骇浪,逃了。

    林仙草机械的转过身,一路目不斜视,脚步极快的回了王爷的正院。

    云秀?#25925;?#27809;回来!

    林仙草跌坐在厢房炕上,抬手揪了根头发下来,?#25925;?#40657;的,明天早上起来,说不定就全白了。

    厢房门极轻微的‘吱’了一声,云秀两眼红肿,一?#21453;?#36827;来,又鬼崇的回头往门外张望了几眼,关上门,看着林仙草,眼泪汪汪。声音嘶哑的叫了声‘姨娘’,眼泪就连串珠般掉下来。

    林仙草激动的站起来往外扑,差点从炕上一?#36820;?#21040;地上,一把揪住云秀的胳膊才算稳住身子:“云秀?真是你?你没死?”

    ?#21834;?#20113;秀忘了哭,极其无语的看着林仙草。

    林仙草激动的没注意到云秀的无语,推着她在炕上坐了,连珠炮般问道:“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到底出什么事了?那姓周的欺负你没有?是不是姓周的把你抓走了?你好不容易才逃回来?有人追你没有?姓周的……”

    “姨娘!”云秀只?#20040;?#26029;了林仙草的话:“姨娘这是发什么疯了?姓周的抓我干嘛?能出什么事?姨娘不是打发我去守着明华姐吗?我当然一直守着明华姐了,明华姐没了,我替她含的饭,又趁着最后一口气换上了寿衣,就差口寿材就任谁也挑不出什么了,可怜明华姐……”

    “呃!”林仙草呆住了,好半天才透过口气,她真是?#33618;?#19977;十万两银子折磨出毛病了,这几天想的,简直能写本极其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话本了。

    林仙草长长呼了口气,抬手抹了把冷汗,亲自跑到门口拉开门左右看了看,拉着云秀到炕角,嘀嘀咕咕将那三十万两银子的事说了,只听的云秀嘴巴张着怎么也合不拢。

    “姨娘!你疯了!你简直是……您太厉害了!爷会不会杀了你啊?我是说,这事会不会败露啊?原来你这么钓金子?姨娘你真是疯了。”云秀又惊又怕又兴奋的真打哆?#25314;?#22905;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我担心你,担心的……你看看我,是不是一下?#27704;?#20102;十几年?我觉得我头发都?#21069;?#20102;一半了。”林仙草撩着鬓角给云秀看头发:“我已经想好了,要是你真伤在那姓周的手里,我也不想活了,拼死也要灭了周氏全族,替你报仇,唉,好在你回来了,不然我也不知道我就算拼个死,能不能灭了周家。”

    云秀仔仔?#36214;?#30475;了林仙草的头发,又看了林仙草的脸,虽?#24187;?#30475;到白发和老相,可?#25925;?#34987;林仙草的话感动的又掉眼泪又流鼻涕:“姨娘,你待我真是太好了。”

    “废?#21543;?#35828;,你明华姐那边怎么样?你都跟她说了?”林仙草缓过了气,赶紧问起最关心的事。

    “说了,”一提这事,云秀先抽泣了几声:“明华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说我和你都不容易,她别无所求,只求咱?#21069;?#22905;送回老家,和她丈夫孩子葬在一处,我都答应了。

    对了,回来路上我往蕴秀门诸姑姑那里转了一趟,诸姑姑说咱们做什么她一概不管,也不知道,让我别跟她说,她接的不过是个孤身姑娘带个?#23601;返?#27963;,什?#35789;?#20505;该用到她们了,就提前过去传个话。”

    林仙草长长舒了口气,云秀就是云秀,虽说这两天让她担心的几乎没法活,可这一回来,跑路三件事就带回了两件好消息!咱云秀不仅是宝,?#25925;?#22359;福宝!

    “对了,我正要跟你商?#21487;?#37327;,我觉得,姓周的肯定会还银子,就算还不够三十万,也?#27809;?#19981;少,那么多银子,咱们怎?#35789;眨?#24590;么拿?怎么搬进搬出?这没法遮人耳目啊。”

    云秀听了林仙草的忧虑,神情极其古怪的看着林仙草,好半天才挤出话来,“姨娘难道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银票子?”

    “我当然知道。”这回改林仙草鄙夷云秀了:“你怎么不动脑子想想!那银票子上头写着票号,还写着什么??#24597;?#21834;!?#31354;?#38134;票子都有?#24597;耄?#29305;别是是大额的,都编着号一本本记在本子上,咱们拿了这银票子,不?#27809;?#22909;,只要用,人家指定就能顺着银票子找到咱们,还有啊,要是有人通知钱庄,把这些号的银票子统统作废了呢?”

    林仙草金融知道?#25925;?#26377;一点点的。

    云秀根本不以为然:“照姨娘这么说,这银票子出去,谁通知一声就能作废,那天底下谁还敢用银票子?姨娘想的太多了,姨娘要是担心这银票子不好用,就给蕴秀门好了,让她们兑银子去,最多搭点车马费给她们,换真金白银回来给姨娘天天看着好了。”

    “蕴秀门肯接?那她会不会……算了算了,我又想多了,照这么说,咱们就是万事俱?#31119;?#21482;等银子送上门,对了,咱们俩个得好好商?#21487;?#37327;,第一怎么跑出去,第二,怎么跑出去之后不让人找咱们。”

    云秀眨了眨眼睛道:“姨娘那么聪明,我都听姨娘的。”

    林仙草噎了口气,深吸深透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你这么说。唉,让我好好想想,这头发白了一半了,另一半只怕也保不住了。”

    云秀闻言,仔细打量着林仙草的头发,怎么也没找到?#21069;?#30340;一半头发在哪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20445;?#23558;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
2019七乐彩走势图表 棒球棒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查询 快乐扑克3高手交流 博众河北11选5 京东彩票扫码 赛马会提前公开特码 新疆18选7走势图2元网 新时时彩后二杀号 天津快乐10分网上投注 【高调照片】单双中特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56 金狮娱乐城骰宝 pk10专家预测 尤文图斯是意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