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江山为饵

第30章:圣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知道凌宁很快就要走,可是陆染颜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这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凌宁就要走了,急忙和老鸨还有几个应该是关系和她比较好的姐妹道了别,凌宁也就离开了。

    不仅凌宁入场的时候吸引眼球,离场的时候也是,光芒万丈。

    陆染颜的神色有些淡然。

    要说这样的人,叶舒祁要是?#19981;?#30340;话...倒也很正常。

    皇令,象征着皇权,朝堂中,可以决定出皇室以外?#35828;?#29983;杀,军队中,犹如军令一般不可违抗。

    能够拿到这种东西的人,若不是皇家特别信任的人,那就是对于皇?#21494;?#35328;,特别重要的人,当年皇令一直是在叶翎身上的,只是之后叶舒祁在将他们二人?#20384;?#36825;里时,就顺带收走了。

    如此贵重的东西,若不是对于叶舒祁而言是很信任很重要的人,按照他那么警惕的性子,又怎么会轻易的给人?

    原来立后,也立得不是他的心中所向。

    可是陆染颜?#24187;?#30333;,她为什么?#23835;?#27492;在意,为什么...

    真的只是因为他们曾经是很重要的朋友吗?真的只是这样吗?!

    陆染颜突然觉得心口闷的厉害,她要是再在这里待下去,迟早会被别人看出异样的,陆染颜转过身,急忙跑上楼,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关上门的那一刻,她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疼痛坐在?#35828;?#19978;,身子慢慢蜷缩了起来,双?#25191;?#22312;膝盖上,陆染颜说不话,只是一直盯着面前的地板。

    事到如今,她还要自欺欺人吗?#31185;?#23454;她对叶舒祁一直都不是从前那种友情,一直都不是!只是她从来不想承认,一直在自欺欺人罢了。

    他同意她离开的那一刻。

    她听到他立后的那一刻。

    她看到凌宁手中皇令的那一刻。

    无法形容的难受,无法形容的感觉,她感到胸口一阵发闷,闷得她要喘不过气,这种感觉,要比当时叶?#23835;?#22992;姐的那种感觉,难受上千上万倍。

    也许...她从来爱的都是叶舒祁,只是当年的那份救命之恩,牵动了她全部的思想,所谓心痛,不过是嫉妒和得不到的那种感受。

    “哈哈哈。”陆染颜突然低笑出声。

    就算是那样,现如今她还能怎么样呢?她真的?#32654;?#21834;,她真的不想再知道有关叶舒祁的事了。

    无论如何,就算她真的很?#19981;?#21494;舒祁,?#20154;?#22238;去找叶翎的时候,那一切都只不过是以前了。

    她有一个孩子,她还有一个叶翎的孩子,无论怎么样,这个孩子都是她和叶翎的。

    陆染颜依旧不想起来,坐在地上,呆呆的望着地板不说话。

    ......

    陆染颜没想?#21073;?#20250;这么快再次见到凌宁,甚至这一次,她是带着一批的人马来的。

    当凌宁到来了时候,老鸨和那些姑娘都是满?#25215;老玻?#21807;?#26032;?#26579;颜,借故身子不适,没有出来。

    凌宁客套的说了几句,便进入了正题。

    “好了妈妈,我今日来可不是来叙旧的,今日还有事在身呢。”说着,凌宁便笑着从身边的人手中接过了一样东西。

    陆染颜站的远,并没有看清楚她手中的东西,只看见凌宁将手中的东西缓缓打开后,听到她说:“听旨。”

    站在楼上楼道的一个拐角处,陆染颜看见他们跪倒接旨后,又一次听到了凌宁用着极其细腻清晰的声音说道:“奉天?#24615;耍?#30343;帝诏曰,朕曾有妹妹流落,有幸得知她们所在,特此将她二人接回,钦此。”

    两?#24187;妹茫?#26159;谁?

    陆染颜静静地看着底下的场景,见到凌宁突然走到何欣和何然的面前,行了礼后,缓缓说道:“请两?#24576;?#20844;主回宫。”

    竟然是她们姐妹?陆染颜眸光一闪,她没有想到。

    何欣和何?#24187;?#38754;相觑,不知道为何,就连站在远处的陆染颜都觉得他们并不想回去,可是圣旨又不能违抗。

    何欣和何然最终还是接下,但是却忽然开口:“能否容我和妹妹先与这里的众?#35828;?#21035;?”

    凌宁笑着说道:“当然可以,两?#24576;?#20844;主自便。”

    何欣与何然两人听完后便转身,对上所有人错愕的眼神,两人齐声说道:“欣儿,然儿可能再不能与大家一起同甘?#37096;?#20102;。”

    何欣走近老鸨,对她苦笑了一下,伏在她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若是他来了,你千万不要同他说起这事,就同他说,已经有人替我赎了身,而我,已经嫁给了那人做妾。”

    老鸨抱紧了她,闭上眼睛,能感觉到她心中隐隐的不舍:“好。”

    何欣与他们都告别完后,便拉起何然的手,说道:“跟染颜说一下吧。”

    何然点头,“嗯。”

    陆染颜看到她们二人朝着楼梯的?#36739;?#36208;来,立刻就回到了屋子里。

    待何欣与何然进屋后,陆染颜便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26377;?#36947;:“怎么,你们又有闲时间来和我聊天了?”

    何欣与何然走到陆染颜的床边,冲她摇摇头说道:“染颜,今日之后我?#24378;?#33021;再也见不到了。”

    陆染颜皱眉:“为何这么说?”

    何欣不打算瞒着她,因为就算她不说,醉梦楼这么多人知道,那么陆染颜将来还是会知道的,?#28909;?#22914;此,又为什么要瞒着她呢?

    何欣将手里的圣旨递给了陆染颜,陆染颜面带疑惑的接过圣旨,打开细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不可?#23478;椋?#38470;染颜蹩眉问道:“你们两是...”

    看到她们点头,陆染颜便没有再问下去。

    “这一次离开,我?#24378;?#33021;就不会再回来了,染颜,照顾好你自己和孩子,真?#19978;В?#25105;?#24378;?#19981;到他出生了。”

    何欣和何然脸上的笑容变得逐渐僵硬不自在。

    陆染颜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好,?#32842;?#20102;一下,才缓缓说道:“这段日子...还是要谢谢你们,路上一路顺风。”

    两人点头,随后便离开了陆染颜的屋子。

    两人跟着凌宁上了马车,在路上行?#35828;?#35758;论声中,拉开了车帘,最后看了一眼醉梦楼,随后便拉上了车帘,渐渐远去。

    快马加鞭,几日后,他们三人便回到了京城皇宫。

    何欣何然拉开了车帘,从马车中下来,缓缓步入养心殿。

    叶舒祁正坐在龙椅上,面色如常,神情冷淡。

    两人走到台阶下的不远处,便福身说道:“给皇上请安。”

    “免礼,赐座。”

    两人抬头,“谢皇上。”

    叶舒祁端起茶杯,将杯盖划过水面,然后低着头看着茶杯说道:“欣儿然儿舟?#36947;?#39039;,可有哪点不顺心?”

    何欣回复:“劳皇上牵挂,一切都好。”

    叶舒祁品了一口茶后,便将茶杯放到桌子上,才抬起看向她们,“那就好。”

    客套话说完了,也该步入正题了。

    叶舒祁挥手示意其他人下去后,才说道:“朕今日喊两?#24187;妹?#22238;宫,是有事请两?#24187;妹?#24110;忙。”

    何欣倒了了一口气,抬头与叶舒祁对视:“皇上开口。”

    “朕听闻,你们二?#35828;?#24180;知道了什么关于九弟的事情,随后就被他?#20302;?..”

    叶舒祁还没有说完,何欣便打断了他的话,何欣“皇上您可能听错了,当年是摄...”

    “何太妃现下在重华殿。”

    叶舒祁截断何欣的话,拿起茶杯品了一口,不再说话,而何欣也低头?#32842;?#20102;下来。

    许久,何欣抿了抿嘴,缓缓说道:“是臣妹记错了。”

    叶舒祁不说话,脸上也丝毫没有表情,何欣抬头看着他,看到他的表情他的样子,瞬间觉?#27809;?#22914;隔世。

    他竟然也变得心狠手辣了起来。

    “臣妹可以问皇上一个问题吗?”

    “问。”

    何欣回忆起那天看到的一幕,她不相信是这个小时候,只?#19981;?#19968;个人?#20302;?#30340;躲在藏书阁?#35789;?#30340;那样的一个人做的。

    “七?#24066;?..是皇上派人杀害的吗?”

    叶舒祁品着茶,淡然置之,不冷不热的说道:“是。”

    何欣看着他,终是无言。

    “臣妹告退。”

    说着,何欣便带着何然离开了养心殿。

    叶舒祁待她们走后,便将茶杯放到了桌子上,但是他的手却突然?#35835;?#36215;来。

    意识逐渐迷糊,叶舒祁用力将茶杯打碎在地上,一直在暗房内的凌风便迅速走了过来,扶着叶舒祁到了温泉处。

    待的情况好些后,才听到叶舒祁低声说道:“记得把药草放入欣儿居所的温泉?#23567;!?br />
    凌风看着叶舒祁,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回答道:“是。”

    入夜,醉梦楼内,一个男子正急切地?#32610;?#30528;什么人。

    “哎?#21073;?#23458;官,我都说了欣儿姑娘和然儿姑娘都已经被别人赎了身,她们已经嫁人了,你怎么找也找不到的呀。”

    男子当?#36335;?#21548;不到他她的话一般,还在到处?#32610;?#30528;,楼下找完了又?#24613;?#19978;楼。

    老鸨拦住了他的去路,“哎?#21073;?#23458;官呐,我都说了欣儿姑娘已经不在了,你怎么还这么执迷不悟呢,其实我们这其他的姑娘也都挺不错的呀。”

    男子却猛的坐到?#35828;?#19978;,神情之间有些茫然,“她说过的...她说过会等我赚足了钱给她赎身,她会一直等我的....她怎么会...”

    老鸨蹲了下来拍了?#21738;?#23376;的肩膀,说道:“哎?#21073;?#26367;欣儿姑娘赎身的那人也是有钱的不得了啊,她嫁过去也一定会过得很好的。”

    男子完全听不进去老鸨的话,一个人喃喃自语,想着自己的事情。

    陆染颜正巧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题外话

    我怕舒祁在不?#35835;?#20250;被遗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
喜乐彩2019040310期 打牛牛小游戏 赛车pk10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福彩3d开奖结果 爱彩乐福建快三 怎么在电脑下载欢乐斗地主啊 守护幸福六肖中特网站 四川时时彩怎样玩 在哪可以买新疆时时彩 河北快3技巧之一替数定和值 中彩网3d 第17123期七星彩规律图 京东彩票优惠券怎么用 11选5中奖金额规则 二四之数一定中打一生肖